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

收藏:606

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癌魔击不倒我刘道南无惧癌转移坚持机工搜研梦

(怡保讯)现年73岁的刘道南,这些年来努力不懈蒐集被忽略的南侨机工史料,誓为老机工奋战滇缅公路的事迹留下印记,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昂扬斗志,也让他坚强抗癌!

中学时期,刘道南心中有两大目标,第一就是长大后要当教师,而且要到偏远的地方做教师,第二是当记者,因他认为两者都是能为社会作出贡献的行业,最终他如愿当上教师和记者。退休后,他孜孜不倦地蒐集抗战历史和资料,通过文字和书册留下印记。

他这一生努力奉献给华教工作与历史搜研工作,对推动华教有极大的热忱,年轻时代曾当华小教师,后在内安法令(ISA)法令下指控他发表批评政府政策的言行,被扣留8年,结果教师职位(公务员资格)被取消。后来他在霹雳安顺和怡保当星洲日报记者,1987年因报章停刊(茅草行动)转到育才独中服务。 1999年,他回到母校金宝培元独中协助重振校风,还编辑了培元百年校刊。

积极心态 与癌抗争

生活规律、向来不烟不酒,饮食清淡,也没有家族癌症史,但刘道南却不幸患上肺癌第四期,还转移到脑部、淋巴、胸膜及腰椎。对踌躇满志着手筹备写书册的他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的坏消息!

“我将不屈而坚持抗癌斗争”!这正是刘道南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昂扬斗志。从最初的惊讶到现在他抖擞起精神抗癌,既然已经是事实,他唯有“既来之,则安之”,以积极心态跟癌症抗争,百折不挠。

今年7月,刘道南夫妇到缅甸寻找南侨机工后代以蒐集史料,回国后感觉右边腰部疼痛,起初以为是搬动行李时扭伤,也怀疑右肾里的肾囊肿病变,后来医生向他证实是患上第四期肺癌的那一刻,他的心情有如掉入了万丈深渊,黯然神伤。

热心团体 助筹医费

刘道南说,“后来到医院化验部作基因检测,报告出来显示我是基因病而致,不是吸烟导致,可以服用标靶药物治疗。我顿时鬆了一口气,免除化疗的痛苦。不过,这种标靶药必须付款买,政府没有免费供应,每个月7000令吉,一年等于8万多令吉,怎幺应付呢?幸好怡保精武体育会联合一些热心团体为我筹募医药费,一些友好、师生、公众人士为我捐助,包括霹雳文艺研究会、霹雳旧曲知音联谊会、林连玉基金霹雳联委会、怡保旧曲歌友会、金宝培元董事部、金宝培元中小学校友会、吉隆坡友好、师训同学会及亲友等,无限感激。”

每天练功 抽时间写书

他说,在8月中至9月中的一个月里,由于心情不安,影响了睡眠和食慾,体重大减7公斤,整个人失去体力,感到虚弱。后来恢复平时吃的食物,每天花三四小时苦练郭林气功和甩手功,如今逐渐恢复体力,精神气色也好转。

他希望病情可以逐渐康复,并準备用10年的时间来写书,计划整理出6册南侨机工历史系列,也要编写《金宝百年史话》和《甘孟百年史话》,基本上已掌握了许多资料,只待编辑成书。

他表示,他每天还是会抽出一些时间来写书,还有两名南侨机工有待访问。他会调整心态以正能量应对,并有信心可以完成手上的工作。

打趣观音配道士

感谢妻子不离不弃

她是观音(英),我是道士,所以我们都是道上的人,呵呵!”刘道南打趣地说起夫妇俩的名字。

刘道南于1968年在吉隆坡师训学院结识太太卢观英,屈指一算今年相识刚满50年,结婚也有45年。这一路走来,夫妻同心,并肩作战,太太给予他最大的支持与力量,让他感动。

这些年来他努力蒐集南侨机工史料的路上都有太太的支持与陪伴,每天早上,两人在家一同打开各自的电脑整理所蒐集而来的资料。坐在一旁太太观英还微笑说:“我也是他的书僮!”如今,他病了,她陪他到处看医生、清晨陪他去练功、叮咛他喝野灵芝水等,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关怀。

他坦言很感谢太太的一路相伴,回首当年结婚8个月后,他就被扣留了8年,幸好太太不离不弃,深情守候,后来两人育有4名孩子,家庭生活美满幸福。

华社遗忘机工历史

肩负使命蒐集史料

刘道南是华教工作者和历史工作者,也是辛亥革命同盟会史料、抗战与南侨机工史料工作者。他是2003年林连玉精神奖得主,也是2017年霹雳中华大会堂历史奉献奖得主。这10年来,他专注于蒐集南侨机工史料和联繫机工后人,并成功促成失联机工后代重逢团聚,上演一幕幕温馨画面。

刘道南说,南侨机工远赴中国云南参加抗战,是70多年前的爱国悲壮历史,可是因无人有系统地记载他们的英勇事迹,因而从2008年到今的10年里,两夫妇退休后自发自费到各地去寻找6名健在的机工以及后代,目前已联繫到的马来西亚机工后代约有60至70人。 

机工后代 不知亲人何在

追溯他为南侨机工记载历史的典故,刘道南说,2000年那年,当时他与太太卢观英利用课余时间,到霹雳州各地蒐集二战期间日军的暴行遗迹,足迹走遍山区郊野、荒野、义山,然后写成报道公诸社会,这些珍贵的史料,有待编辑成册。

刘道南透露,在寻找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很多机工后代都不知道亲人何在,于是决定助他们一把,在努力联繫下,成功为10个机工后代家庭,寻找到失联了70年的云南和马来西亚亲人,并安排他们重逢团聚。

两夫妇在2016年前往印尼西加里曼丹省,在坤甸、山口洋等地寻找机工及后代蹤迹。也曾组织了东西马和汶莱的机工后代,到云南11天重走父辈的滇缅路之旅。 2017年,在霹雳州最多南侨机工的太平,筹建一座南侨机纪念碑,今年7月中,他们再次到缅甸11天,从仰光、曼德勒、腊戌3地寻找机工后代,收获丰富,总共联繫到10名机工后人,取得珍贵的史料。

刘道南坦言,他们凭着一股记载历史的使命感与任务,情愿自费也要拼足全力把被遗忘的历史翻出来,让人们知道这些爱国者的功绩。

三千多华侨 滇缅公路奋战

刘道南透露,当他在蒐集我国抗战史料过程中,发现有一批为数三千多人的华侨,于1939年远赴云南,在险峻蜿蜒的1146公里滇缅公路上奋战,从缅北腊戌镇运载军事物资到前线支援,这些南侨机工冒着生命危险,出生入死驾驶卡车在云南高原狭窄的弹石路上,头上冒着日机的轰炸,在松驰的路上行车,一个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车掉下万丈深谷,粉身碎骨。

“直到战争结束,发现有三分之一(逾1000多名机工)死在滇缅公路上,1946年复员回来南洋(特别是新马、印尼等国者)有千多人,而留在云南安家落户的有八九百人。”

“复员回来南洋的机工历史,几十年来华社没有关注,他们的历史被遗忘了。到90年代后期,陈凯希才呼吁关注和组团至云南访老机工,但是回到马来西亚为数不多的老机工,却没人为他们做口述历史,记下他们奋战滇缅路的事迹,而其后代也没人寻找联繫,因此我才开始展开寻找机工和资料工作,以及组成‘马来西亚南桥机工史料搜研工作室’和‘缅怀南侨机工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