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收藏:902

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据统计,过去10 年我国学生主要留学国家依序为美、英、澳、日、加、法、德、纽。还有近年来留学人数快速窜升的韩国。相较之下,去荷兰是个很特别的选择。在就业/深造之间抉择,荷兰留学生王幸慈走过的留学之路,也许可以带给你一些启示。

继续就业或出国深造?

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现在想来,已记不清何时产生留学的念头。只记得当时大学毕业后马上踏入职场,虽然工作环境及待遇都不错,能在经济上独立且规划自己的生活;但我却发现常常在下班后,疲倦的身心无法维持以往的阅读习惯,甚至必须趁週末假日才有余裕好好欣赏电影,在大学时期培养出参观艺术展览的习惯,也只有週末的时间可以允许入场参观。

除此之外,由于工作性质与过去在大学里所学的专业差异颇大,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逐渐确认自己适合的工作模式偏向学术研究,所以最后决定放下原有的职位,开始準备申请留学文件出国深造。

孵梦第一步:确认想出国念书的动机

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準备留学的时程前后花了约1年,包含语言检定、搜寻与自己研究领域相符的大学、撰写自传及申请动机、请大学教授写推荐信等等,在这段期间除了是长时间的努力之外,在拟定研究计画的同时,亦是再次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準备好离开原有的舒适圈,前往异国深造?对于出社会的人来说,更是得考量自己是否真能果断搁下已有一定程度的职场经验及人脉,重拾学生身分?此外,以长远的角度来看,出国留学对自身的价值为何?对于未来出路有何助益?这些问题,都是当我在準备文件时再三确认自己出国念书的动机,是不是仅出于一时的冲动。

大学时期在因缘际会之下,我选修了系上开的艺术史课程,于课堂上阅读了一些东方及西方艺术史的资料及论文,渐渐发现自己对于艺术史研究的热爱。在这当中,我最感兴趣的是明清之际中西艺术的交流,当时西欧国家透过荷兰东印度公司大量进口中国的瓷器和漆器,而中国同时也开始出现西方绘画的技法和工艺品。

故此当我决定留学时,研究艺术品在不同文化脉络之下风格的转变,便成为我的主要方向。由于可供研究的一手史料及艺术作品大多在欧洲,所以我申请的学校以英国为主,再加上一所荷兰的大学,而非较为国内人熟知的美国大学。经过师资、学校资源和风气的比较,再加上学校所提供的奖学金,最后我选了位于荷兰的莱登大学,进入艺术史研究所就读硕士学程。

一窥异文化下的学术环境

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踏入莱登大学之后,我花了些时间熟悉荷兰学制与风气。在学期间视所学领域而定,欧洲学生除了寻找实习的机会,踊跃申请交换学生也大有人在。或许是因为荷兰与许多国家接壤,当地人外语能力颇佳,而身处在国际化的大学里,亦有充分的机会锻鍊外语,至少就我所接触过的朋友当中,同时会2 种外语以上的荷兰或是国际学生不在少数。

有趣的是,在荷兰,外语(例如英、法、德语)充其量就是一种沟通的工具,或许大家聊天时在文法使用上会出现一些错误,但普遍来说,大家并不会因此羞于开口,也不会过于注意自己的英文口音。

透过语言和文化的实际交流,我得到许多有别以往的见识,都是过去在教育、大众媒体甚至书籍中得不到的。在与外国友人的言谈之中,除了用其他角度观察这个世界之外,就我个人而言,深思台湾人的国族与文化认同为何,是我在开放多元的荷兰学习到的重要课题之一。

在课堂上,教授与学生之间的对等关係亦是让我推崇的。虽然我不曾在台湾念过研究所,但曾从专攻不同领域的研究生朋友们口中,得知一些指导教授与学生之间的紧张关係;而就我在荷兰的观察,大多数的讲师和教授比较不会给予学生不可挑战的权威感,而是开放让学生自我探索,论文题目的自由度也高了许多。在人文学院,学生没有压力必须迎合指导教授的指示,而是可以研究自己真正有兴趣的主题,达到真实的学术自由。

荷兰震撼:不是惟有读书高

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除了学术环境及资源的不同之外,我发现在荷兰这个国家,人们对于各种行业皆是平等视之,硕士、博士及相关的学术单位,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份从事学术研究的工作,没有「惟有读书高」的崇拜,亦不会加诸一些刻板印象在学者身上。这点对于我来说震撼很大,因为在出国之前,已听过身边无数的人对于受高等教育的女性许多不以为然的看法;但是在欧洲,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研究者的身分相较单纯,并不拥有高不可攀的地位,也不需背负许多社会给予的道德枷锁。

在我短暂的欧洲生活中,看见不少亚洲学生在学术方面的可能性,我很有幸能有这样的经验,也鼓励有志于出国留学的学子到国外开拓视野,无论最后是否会回台湾发展,都会是一生难忘的经验。

留学选择大不同 荷兰求学经验很震撼!

王幸慈

台中人,政大历史系、荷兰莱登大学(Universiteit Leiden)艺术史研究所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