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收藏:749

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文‧陈歆怡 图‧庄坤儒

近年来,老屋再生的风潮方兴未艾,在寸土寸金的台北,更有一群有理想的年轻人,选择落脚在老旧的西区,透过亲自动手修缮老屋,并且加以创意运用,不仅实现安居、乐业的梦想,也宣誓另一种美好生活与永续城市的主张。

去(2014)年10月,台北市都市更新处主办的第3届「老屋新生大奖」颁奖典礼上,以「瓦豆.光田」改造案获得金奖的江佶洋,抱着外公的老照片上台致辞:「这是我第一次拿金牌,阿公以前都说,我不会读册没关係,好好做代誌就好。多谢阿公保庇!」

1976年次、现任瓦豆创意总监的江佶洋说,这处重生为工作室的老屋,原本是他的外公、民新齿科医师李锡麟的执业空间,外公去世后一度闲置荒芜,改造的初衷除了是打造理想的工作环境外,更希望传述外公的故事,保留家族记忆。

新旧对话

走访位于大同区延平北路二段的「瓦豆.光田」,彷彿来到时空交错的奇幻空间,从陡斜的木梯登上二楼工作室,阳光从大片开窗洒入从屋脊算起挑高5米6的空间,空气里有股香杉木的清香,入口处高挂着古董级的齿科招牌,宛如多宝格的药柜化身为展示橱窗,摆放着牙医师外公的肖像、看诊器具与老花眼镜。明亮的迎窗区域除了划为工作区,还闢了一处可以阅读、聊天的沙发区,屋内老家俱几乎都是老医师留传下来的。

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然而,「复旧」绝非这栋百年老屋的唯一旋律。转向房屋内部,可见现代感十足的开放式厨房与中岛,透露年轻人认真享乐的个性,侧边一整片红色黑板墙,涂满访客的签名与涂鸦,藉一盏可转动的关节灯变换表情,渲染出热情而雅痞的气息。

更特别的是,斜屋顶下方的阁楼以网点铁件构成,由一座酷炫的透明玻璃楼梯连接地面,楼梯中段还有一个玻璃平台,创造出三层次的平面,彼此贯穿透视,彷彿立体的小剧场。

老屋新生大奖评审之一、实践大学建筑设计系副教授李清志给了这样的评语:「整个空间有如牙医师外公的博物馆一般,却没有博物馆的严肃与紧张,老房子的结构被保留下来,加上巧妙的灯光设计,似乎老房子里的老灵魂又回来了!」

挥洒光的魔法

江佶洋曾任职于云门舞集,作品常结合舞台表演及公共艺术,这次拥有自己的空间,当然不忘施展「光的魔法」,他的守则是,用最少的光源,创造最丰富的表情。

他举例,一般厨房总藏在阴暗角落,且只靠一盏吸顶灯照明,如此一来,光线容易被自己的头、手挡住而投下阴影,做菜时根本无法看清楚。

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反观「瓦豆.光田」的厨房区,精心设计三种层次的光源,当众人围着中岛开会时,就开启以屋樑废木改造、埋有线形LED灯管的吊灯,不仅明亮,也藉由光的线条,界定出内外场域;当有人想下厨,吊灯可保持关闭,只开启流理台墙上层板下方的灯,让人方便在流理台做事,也不干扰其他人的视线;最后是两盏向侧边投射的壁灯,当其他光源都关闭时,它能温柔送出一小束光,投射在墙面遗留的竹节状老式排水管上,营造趣味。

进驻数个月来,江佶洋感觉老屋就像一个有机体,会呼吸,也需要日常的保养维护,才能永续长存。未来,他还打算在工作室举办艺文讲座,与更多人分享老屋再生的美好。

理想居家,从当下实践

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在自家老屋挥洒创意,然而,只要有心,即使是租屋族,也能启动老屋再生的契机,赵印祥就是先锋者之一。

赵印祥的单人住所位于大稻埕迪化街与西安街之间的一栋闽式街屋,建筑外观显得历经风霜,邻栋甚至半坍成废墟,但一进入他位在2楼的住处,却有如来到一间有纽约时尚风格的公寓,红砖墙搭配精巧的家俱与灯饰,天井的门窗掩映着绿意,气氛既前卫又典雅。

赵印祥是产品设计师,大学念建筑与哲学,两年半前从台中移居台北,发觉市中心租屋昂贵才转往边陲寻觅。他回忆初踏入这幢老屋时,只觉得14坪大的空间因为一道内墙显得侷促,窗户为了安装冷气而被封死,天花板及墙壁都涂上白漆,看来就像市区任何一处平价套房一样乏味。

然而,当他看见屋后连接的半户外迴廊及天井,不禁怦然心动,当下决定签约。

倾听老屋的声音

回首老屋改造历程,赵印祥的要诀是:「倾听老屋的声音,空间自然会告诉你该如何做。」

他的第一步是让空间回复原有调性,包括剔除内墙的粉光层露出红砖,并把平顶天花板拆除,让原有的桧木椽樑楼板重见天日。接着,他把封住的窗户打开,让光流洩进屋内,灵感也随之浮现:窗边该有张舒服的座椅,旁边有一整面书墙;因为热爱烹饪,与书墙相对的是开放式厨房,中央则摆放一张大餐桌兼书桌。

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至于最爱的天井,则是在迴廊铺上木地板,创造内外的连通感,又由于天井一楼已成为铁皮罩顶的仓库,他大胆地将计就计,在天井一、二层交界处架设铁网后铺上卵石,并以绿竹装饰,效果就像多了一个可观赏的庭园。

赵印祥最得意的作品则是餐桌上方一盏华丽吊灯,「经常有朋友询问在哪买的?其实设计发想纯属意外!」赵印祥解释,他把平顶天花板拆除后,赫然发现有根屋樑可能因受损而移除,以H型钢替代,「看到这种新旧混搭的冲突感,当下好high,我决定充分利用。」他的做法是把工厂用的天车架在H型钢轨道上,再连结自己设计的吊灯,气势十足。

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虽然屋内一点一滴都是自己细心打造,赵印祥却说,承租时心里就预期只住3~5年,「未来打算成家生子,需要另觅新家。」不过,他非常正面看待以租代买,他的信念是,租来的房子,本来就可以改造成适合自己的居住环境,跟房东只需抱持善意并多沟通。他期待有更多人认识在老旧街区享有美好生活的可能,「或许,有更多年轻人愿意住进来,老街才能真正活化。」

微型都更,改变城市

这几年台北城在都更风潮下,许多典雅的旧街区被破坏,取而代之的是突兀又巨大的新大楼,不少人担心,台北会逐渐失去城市的记忆与人文的魅力,沦为一座没有特色的城市。

可喜的是,从台北市近年的老屋新生大奖案例来看,入围作品的类型与用途愈来愈丰富多元,从食堂、咖啡馆、艺廊到老旅社、工作室、私人住宅都有。参与者也有许多是年轻世代,他们从生活感与在地性出发,为老屋注入承先启后的开创意义。

留住光阴的故事──老屋变身乐活宅

李清志认为,「老屋新生」可以被视为城市进化的文化指标,当城市居民懂得珍惜老建筑、旧空间,并且以创意予以重新利用,代表着这座城市的文化品味已经进化到另一个境界。

与老屋「重修旧好」,不仅带给老屋新生命,更是人们生活与心灵的再生。期待更多老屋与人的精彩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