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年后修复完整 4K 上映的台影经典:《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收藏:169

25 年后修复完整 4K 上映的台影经典:《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2016 年 11 月 11 日,在纪念杨德昌生前最后一部电影《一一》的日子,长达 237 分钟的完整版《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终于在台湾电影院上映,距离它首次在台湾上映的 1991 年 7 月 27 日,忽忽已过 25 年。

对一般观众而言应该会很好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不就是部 90 年代初期的早年经典电影,还让我们的父祖辈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那为什幺时至 2016 年,上映宣传时却还会说这部电影是「初登」大萤幕呢?要说起牯岭街少年的曲折流离身世,电影本身和它所纪录的新闻事件与人员相比,亦是不遑多让,真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了。

1991 年上映时的「强力阉割版」和其后流传的「一般阉割版」

25 年后修复完整 4K 上映的台影经典:《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1987 年台湾解严后,台湾丰沛的创作者能量,终于能够直面过去的历史伤痕,如果说 1989 的《悲情城市》,是从战后的 1940 年代动荡与 1950 年代白色恐怖初期作为切入点,从二二八开始探讨本省政治菁英的悲惨血痕;那 1991 年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刚巧就是书写 1960 年代白色恐怖时代,描绘高压而无所不在的政策压抑与苦闷,如何影响了在其间生活的每个人,那种不安全感、漂流感、对未来的惶惑和恐惧,最终如何化为刺向最爱的人的尖刃。

是以《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不但是杨德昌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也是台湾最成功举重若轻、以一件刑事案重现整个历史时代氛围的电影杰作。戏中数十个角色每人都有自己背后的故事,才足以搭建起时代的厚度,所以杨德昌第一个定剪的版本,本来就长达 237 分钟,送去坎城影展时还因片长过长而被婉拒。(时代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今年菲律宾导演拉夫达兹,才以也是差不多四小时的《离去的女人》拿下威尼斯金狮奖。)

25 年后修复完整 4K 上映的台影经典:《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连以奖励电影艺术为主的坎城殿堂都认为,237 分钟的长度实在是超越当年对于电影的想像太多,就更甭提有商业实务考量的发行商和戏院端。当年《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拍摄期不断展延,导致资金需求越来越大,所以在拍摄尚未完成时,就已把国际版权卖断给日本发行商,以换取拍摄资金。初剪就在日本发行商的压力下,被删减成了 185 分钟的版本。虽然杨德昌对这个版本不是太满意,但好歹日本发行商还是有对导演的基本尊重,这个版本还是杨德昌自己完成的,而且在东京影展上,拿下影评人费比西奖和评委会特别奖。

而台湾戏院端呢?那当然就更惨了。杨德昌首部长片《海滩的一天》即使请到当年两大玉女红星胡茵梦和张艾嘉主演,只不过拍到 2 小时 46 分钟就已经让戏院端大反弹,纷纷要求剪片。因为当时的院线片多因为戏院排片因素,必需压在 2 小时之内,一旦有片超过 2 小时,一天可能就少放了好多场。《海滩的一天》后来在影评人与业内人士争取下,以原片长上映,但即使如此,要他们播映《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堂堂超过 185 分钟的版本,也是难如登天。最后还是硬是删出一个支离破碎的 2 个多小时版本 注,究竟这个版本的终剪( final cut )是谁,就不是那幺明朗了—–事实上现在连当年上映的 2 小时多版本分钟数长度究竟多久,都不是很容易查证。

25 年后修复完整 4K 上映的台影经典:《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换言之,1991 年 7 月在台湾院线上映的版本根本是「强力阉割版」,是强暴了电影和作者意志后搞出来的悲剧。即便命运如此多舛,上映后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不但在金马奖光荣入围 12 项大奖,最后更打败王家卫、李安、关锦鹏等环伺强敌拿下最佳影片;同时国际发行的 185 分钟版本也在法国获得《电影笔记》的极高好评,从此台湾在国际影坛上的身分再下一城。坎城影展显然对未能让《牯岭街》进入竞赛后悔莫及,因为此后杨德昌只要有新片都进了坎城,最后更以《一一》拿下坎城最佳导演奖,比新电影的同期生侯孝贤整整早了 15 年。

237 分钟完整修复版如何出土?两位国际大导都帮了大忙

正因为《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如此重要,艺术成就让许多爱电影的导演与影迷同样印象深刻,大家都希望能让杨德昌原本的 237 分钟「正版」出土。尤其后来由中影发行的 VCD 画质极其悲剧,字幕还直接烙印在影格上,也让这部电影下了院线后,还是很难有一个好的版本为影迷收藏。至于中影为什幺多年来都没能修复或重发呢?他们究竟是没有任何动作,或是谈版权(由中影与遗孀彭铠立共同持有)始终谈不下来—–毕竟杨德昌和中影后来也不是那幺愉快,这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了。

25 年后修复完整 4K 上映的台影经典:《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天可怜见,《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因为在全球影迷中真的佔了极高的地位,很早就传出美国标準收藏( Criterion Collection,简称 CC )已确定会重发权威版本。不过多年来可能是因为版权和画质都难以搞定,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

还好《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在热爱电影的影迷心中,不管道路如何阻且长,永远不会褪色。马丁史柯西斯创办的的世界电影基金会,在 2007 年启动电影基金会世界电影计划( The Film Foundation’s World Cinema Project )。而基金会两名华人理事之一,正是在金马奖曾以《阿飞正传》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狭路相逢的王家卫,他郑重推荐《牯岭街》的修复计划,终于在 2009 年正式启动。他们千辛万苦取得杨德昌的 237 分钟原版,并在义大利进行修复,也因此有了随后几场在亚洲地区的经典重映,包括 2011 年台北电影节神秘场上映的也是这个版本。

连马丁史柯西斯的修复完整版都出来了,总也该轮到「美国标準收藏」上场发行了吧?果不其然,在 2012 年旧金山一场《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放映后,杨德昌遗孀彭铠立(不知是否在观众强力逼问下)终于正式透露影片修复版正在计划下一轮映演,且影碟发行权确实归属「美国标準收藏」。

自此,影迷每年望穿秋水在等《牯岭街》的 CC 高清版,然而又是年复一年地过去了,直到 2015 年「美国标準收藏」终于宣布 2016 年 3 月将正式发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蓝光版,而这次终于没有食言!笔者也是抢第一波就入手了蓝光版,修复的声音和画面都非常好,好到让人感动的程度。这三年内「美国标準收藏」再针对先前修复版以更高的 4K 技术去做修复,最终蓝光版出土后,能有大银幕上映的机会真的极其难得,请大家务必进戏院一睹这 25 年来未曾从影迷心中离开过的经典,真正的本来面目。

注 相较于曾经正式国际发行版本的 185 分钟版,与现在要上映的修复的 237 分钟完整版,盛传的近三小时版的记忆与内容,还待各方专家提供更多资料交叉比对。本文作者多听闻及读到,许多人当年第一次在戏院看的,是不到三小时的版本,但多没有确切长度。恰巧《再见杨德昌》一书,也有几位有幸曾参与人的採访佐证。书中小野提及:「当年,《牯岭街》在台湾上映的是两个多小时的版本,去年我到新加坡看到四小时的完整版后才恍然大悟…」,经重击编辑确认,本片的编剧也是中影人小野,当年看的应该是 2 小时 50 分的版本,可见此一版本的存在性。书中另外有明确提及片长时间,陈以文在讨论到版本时表示:「《牯岭街》有两小时五十分的戏院上映版本,有三小时的国际版本,有四小时的导演版本。」重击编辑求证本片编剧之一鸿鸿,他也同意此说法。有趣的是,本片剪接陈博文亦在书中却提及「日本有购买发行权,他们要求片子不能太长,希望能有三小时的版本,我们就剪了一个三小时的版本。台湾上映时也是播映删节版。完整版则是四小时,只有在影展上才有机会播映。」因陈博文的口述仅说三小时,有可能指的是 185 分钟删节版,但因两小时五十分亦接近三小时,所以也有可能说的和小野及陈以文口中的是同一版本。多相对照之下,最明确的是当年《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在院线首轮有上映过三小时左右的版本,许多人看的都是不到三小时的两小时多版本(有可能是两小时五十分),有没有上过185分钟版本暂存疑,但也找到 1992 年 1 月中影系统的真善美与梅花戏院,的确曾经上映过 4 小时版本。 ⏎

延伸阅读:

《我们的那时此刻》新一章:80 年代台湾新电影及其后(上)

《我们的那时此刻》新一章:80 年代台湾新电影及其后(下) 

《光阴的故事》:30 年前的台湾新电影运动,意味着什幺?

侯孝贤:「一个导演,没有自觉,就不用玩了。」

戴立忍:「台湾商业电影还缺好几块,但必然会找到自己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