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收藏:289

街头摄影以人物作为题材居多,相信偏向写实是主要的原因。需知道,假若不是刻意伪装,一个人的容貌、衣着、行为举止,最能反映其生活状况,以至社会及经济背景。加上人物的喜怒哀乐溢于言表,可说是语言文字以外最直接的表达。然而另一方面,人物拍摄,又似乎使到不少人却步于街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随街拍摄陌生人是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很多人都抗拒被摄。因此,坊间分享街拍经验的文章,除了讲述相关的摄影技巧之外,可能更多的篇幅是教你如何偷拍,将自己隐形,又或者被发现后如何化解等等。事实上,拍摄陌生人,摄影师往往要冒上一定的风险,笔者就有过被要求拆菲林的经验。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然而拆菲林事件并没有令笔者留下太大的心理阴影,往后还是街拍依然。直至某年某天,在杂誌上读到一篇文章,作者阐述了强行将陌生人摄入镜头的冒犯性,更将摄影师与被摄者比喻为猎人与猎物,认为「猎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将「猎物」「射杀」于镜头之下,是妄顾他人的感受。这一番言论,与记忆中一些被摄者心有不甘的眼神产生化学作用,多少改变了笔者对人物拍摄的想法。见诸实践之上,首先是大幅减少「兜口兜面」拍完即闪的拍摄方式。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拍摄穷途潦倒的人物,是社会阴暗面的直接描写,因而是纪实摄影常见的题材。但对被摄者而言,这样的描写或许是太过直接。改用黑白处理,可会感觉间接一点?

其实,近距离拍摄人物也不一定构成冒犯,因为可以透过与被摄者沟通,取得对方的认可及信任才进行拍摄。这方法绝对行之有效,虽然也有不少局限。首先,并非人人都乐意与陌生人沟通,你的拍摄动机不一定会被接受。其次是相当现实的资源问题:时间。随便的一个场景,一段攀谈,花上大半小时不足为奇。不过,就笔者经验所得,与被摄者的诚意交谈,除了几幅照片之外,总会有另一番的得着。至于这种有一定程度介入的拍摄方式,是否符合「街拍,」的定义,则是见仁见智。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与街市中售卖婚嫁喜庆用品超过半世纪的莲姐闲聊几句。她提及子女学业事业俱佳,并相信是向来乐善好施的回报。言谈间,喜悦满足之情溢于言表。之后其丈夫接力细数当年写作喜庆对联的逸事,话匣子打开停不了。聆听了几个故事之后,笔者表明因要赶时间,改日求教。他的回应颇妙,充份体现其为人友善健谈。他说:再讲埋呢一个先。

我看看手錶,再多听了一个故事。

无论如何,基于以上种种原因,在最近几次油麻地快闪随拍之中,笔者的人物拍摄,大都以保持距离,又或者侧写的方式来处理。照片所记录的,不是此时此刻此地此人做此事,而是在这地方,曾经有类似这样的人,做类似这样的事情。表现的,更多是当时人物身处的环境氛围,以及笔者自己的感觉。于是,镜头下的人物,像徵意义多于实在的个体。反映于照片中,就是人物细小、剪影、失焦、靠边站、遮遮掩掩 ……;他们只是景物的一部份。离开了景物,人就只是一个人,哭与笑都只是表情,唯有将景物也摄进照片,人物才算完整。这「人物非人」的观点,颇有点「白马非马」的味道;讚同的,认为是思辩;不讚同的,认为是诡辩。不管是思辩还是诡辩,我的街头人物照就是如此这般的拍下来。
(注:「白马非马」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着名辩题,相关内容有劳读者自行上网搜寻,在此不赘。)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也许是因为这「人物」的观念,总觉得照片需要用上色彩,「人物」才描写得透彻。理由是物件的色彩,比人丰富得多。因此,虽然知道黑白照片有其独到的聚焦主题能力,即使明白黑白照片可以轻易排除杂乱颜色的干扰,儘管了解数码影像彩色转黑白只是举手之劳,笔者的街头随拍人物,仍是以彩色演绎为主。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街头人物摄影之所以吸引,人与景之间的互相烘托,是重要原因。相比景物,人物的变化更多,更难以预期,更难以捕捉。正因如此,当中的偶然,箇中的巧合,能赋与照片更多意想不到的精彩。为避免错过人物与景物碰撞的瞬间,摄影师既要开放思绪让联想翔飞,又要集中精神把握时机;矛盾的精神状态,可正是好此道者所追求的境界?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


不少人认为,相比旧区,新发展的社区总是少了一份人情味。这一点,只要拿着相机到新区与旧区各拍一趟街头人物,便可以验证。箇中原因不难理解:在老旧的社区中,街道,是人们蜗居的延伸。其实,新区少了的何只是人情味。新市镇的建筑设计,充满掩饰与伪装,总爱把一些认为是不光彩的东西收收埋埋。只可惜,如此一收,就连旧区的光彩,也被埋没了!且看随后的油麻地旧区探索,是否还会有更多的「发现」与各位读者分享。  

白马非马,人物非人  街头随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