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收藏:947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伪装成公主的女僕,终究无法走进牵挂着流浪乐师的骑士内心。”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白色相簿2》是一款由LEAF会社製作并发行的Galgame游戏。因其出色的剧情、形象饱满的人物设定,以及质量极其上乘的BGM而受到玩家们的一致好评。

后随着改编动画的播出,引起空前的讨论,诸如“你为什幺这幺熟练啊!”和“明明都是我先来的......”等“白学”梗逐渐在网络流行起来,一时间万物皆“白学”的风气盛行。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万恶之源

《白色相簿2》故事讲述的是男主北原春希与冬马和纱、小木曾雪菜两位女主因机缘巧合相识相知,并最终演变成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恋故事。因剧情中极其出色的人物塑造,许多玩家纷纷为自己喜欢的女主站队。他们之间相互攻击,让“党争”成为剧情讨论中永远无法迴避的话题。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世界名画

其中“冬马小三” 和“雪菜碧池”正是党争的玩家们经常挂在嘴边互相攻击对方的口号。虽说其中玩梗的成份更大,但细究起来,雪菜自己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少女,本文将仅就《序章》试做探讨。

伪装成“公主”的“女僕”

初识雪菜,她是同学眼中看起来可望不可及的“高岭之花”。在学校,她总能大方得体的和每个人相处。总能在相处的过程中保持微妙的距离感,以此将自己的追求者拒之门外。学校的绝大部分男生都将其视作不可触碰的“艺术品”,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将她送上“峰城附属大小姐”的宝座,以此证明自己的狂热。但随着故事的展开,我们会发现在“高岭之花”的表象之下,存在一个截然不同的雪菜。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同班同学,也是后来的好闺蜜对雪菜的印象

她会在K房不顾他人感受而忘情歌唱;她会在家人面前肆无忌惮地率性而为。她日常课余兼职赚钱,却只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大小姐”形像不会原形毕露。脱下校服伪装的雪菜,除了出众的外貌,只不过是一个娇蛮任性的普通女孩。

但是在校园生活中,却没有人能见到她这样的一面,这究竟为何?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那是因为在雪菜初中时,有一段她铭记于心的经历。在初中时本性善良开朗的雪菜,和四位同学组成了“友谊小团体”。却因为小团体中“带头大姐”喜欢的男生向她表白,而被曾经的好友们用相当过分的方式排挤。雪菜十分受伤,因此选择封闭自己内心。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而当她步入高中后,因同伴的玩笑而阴差阳错当选“峰城附属大小姐”后,更加剧了她这种心思。

或许正如她告诉男主的那种说法,只是单纯的虚荣心,一个平凡家庭出身的平凡女孩幼稚的“公主梦”;又或者是她真的期许能用这样的方式为自己垒起了一道高墙,远离亲密的人际交往。外表光鲜豔丽的她,只不过是一个伪装成“公主”的“女僕”。这给雪菜带来了莫大的负担。

情感的开端

“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这句《围城》中的名言,虽然是形容婚姻生活。但以此描述一个封闭自我内心的人,也再合适不过了。雪菜焦躁不安地想要从“围城”中逃脱,而男主的出现更是坚定了她重拾过去的信心。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希望和男主成为好朋友

从一开始男主的“活动以自愿为原则”和出于习惯而对雪菜说教,到男主无意间发现雪菜在天台高声歌唱并邀请她加入轻音乐同好会,再到男主揭穿雪菜打工的伪装后一起在鞦韆旁谈心,雪菜惊讶地发现男主和其他的男生很不一样——

男主从来就没有因为她的身份和她的伪装而对她有特殊优待,彷彿她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异性同学,只是一个需要被“老好人北原君”帮扶的对象。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在天台忘情高歌

雪菜在与男主短暂的相处中久违地感觉到了轻鬆,终于不需要时刻戴着面俱生活。于是雪菜迫切的想和男主建立起友好的关係,重拾以前轻鬆快乐的时光。她卸下了自己的伪装,拉着男主去K房忘情高歌后,在《WHITE ALBUM》的歌声中,告诉男主说: “小木曾雪菜的秘密,已经全都,被你知道了。”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情感的发展

其实在这时,笔者更倾向于认为,这时候的雪菜对男主应该是没有男女之情的。可能读者会有疑问:雪菜是在什幺时候喜欢上男主?为什幺?

对于这样的问题,笔者认为首先需要说明一点——并不是每一次暧昧的情愫都突然在某个时间点出现。感情的诞生很多时候是随着时间推移、循序渐进,而慢慢在心中萌发的。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男主春希的自白

当雪菜因为男主与冬马瞒着她私下合宿练习而自怨自艾之时,当雪菜嘟着小嘴对男主蛮横任性,说出“北原君没有必要在意”之时,她也逐渐意识到这是一种醋意,自己大概喜欢上了男主。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男主与冬马私下合宿练习暴露后,任性的雪菜

而雪菜喜欢男主的原因,其实答案就在特典《忘歌的偶像》中,旁白所说的这番话。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能普普通通的对待自己,将自己视作一个普通的平凡女孩,在相处中能容忍自己任性的同时给出谏言,而不会因为自己“高岭之花”的虚假形象而特别优待。这就是雪菜想要的情感生活,这就是雪菜最终喜欢上男主的理由。

真是“碧池”吗?

网络上对“雪菜碧池”的争论主要有两种说法。

其一,雪菜对男主的情感根本谈不上爱情。只是因为过去的创伤,害怕冬马和男主在一起后没办法维繫三个人间的羁绊,因此选择了表白,最终害人害己。这种说法来自于雪菜和男主一同赶往飞机场时,在新干线上的谈话。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新干线谈话

在男主被愧疚与自责压垮,面临崩溃,质问雪菜为什幺一点都不恨他的时候。雪菜看似心平气和的告诉他:“其实真正背叛的人是我噢。对不起,我喜欢春希君,但是真心程度却比不上和纱啊。”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可是,这样的说法,亲身经历这一切的男主也丝毫不相信。他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愚蠢的“加害者理论”、“迫害者妄想”,只是为了保护男主而说的谎言。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加害者理论”

其二,是雪菜明知道自己的挚友冬马与男主相互喜欢,却并没有选择成全,而是驻足先登、横刀夺爱。

雪菜知道男主和冬马需要独处一室练习节目,冬马生病需要被男主悉心照顾。但当亲眼目睹冬马偷吻自己心爱的人,新仇旧恨,强烈的妒意涌上心头,又有谁能真正控制自己?无法压制内心慾望膨胀的雪菜,在“最美妙一日”结束之际,主动向男主告白。即使她心里清楚,男主心中最重要的人并不是自己,但迫切想要传达给的他那片赤诚之心,早已无法克制。

正如内式子亲王所言:

“玉续啊玉续,该断则断惜珍重,偷生莫如死。满腹柔情无人晓,奈何长存心扉。”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女僕”的迷恋

当雪菜在情慾中迷失,无法克制地向男主主动表达心意;当雪菜深陷于自我厌恶,为了让男主解脱而编造谎言试图揽下所有责任。以此判断“雪菜碧池”,实在过于严苛。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结语

川端康成的着作《千只鹤》中,文子在和菊治情感最甜蜜、最温馨的浪漫时刻,面对这段不伦之恋不堪重负,留下一张告别的便条后选择自我放逐。恋情戛然而止,留下男主菊治在原地感慨:在身边的陪伴者,终有一日也会成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之花。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在《白色相簿2:序章》的故事中,邻桌的少女远走高飞,成为永远不可触碰的彼岸之花。但曾经可望不可及的“高岭之花”却摇身一变,带着无尽的愧疚与悔恨留在春希身边,成为得而不爱的现世之花。

故事的最后,雪菜紧紧抱着心爱的“骑士​​”,“骑士”却只在意着“流浪乐师”的离去。她明白,自己伪装成“公主”统御的“友谊王国”已经分崩离析。“女僕”终究无法走牵挂着“流浪乐师”的“骑士”内心。这一刻,雪菜亲自体会到,《届かない恋》中春希对冬马的爱而不得之哀。

白雪与白学,雪菜真是「碧池」吗?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