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细胞难杀绝适採绿色治疗“两把刀”效益高风险低

收藏:802

癌细胞难杀绝适採绿色治疗“两把刀”效益高风险低(八打灵再也讯)癌症患者往往过于重视治疗结果,继而忽略治疗过程,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徐克成教授指出,癌细胞几乎难以诛尽杀绝,因此寻求合适的治疗肿瘤方式非常关键,合适的治疗方式让肿瘤病患得以延续生命,改善病人生活质量,患者在“与癌共存”之余,也可活得正常及快乐。“任何地方都会有好人和少数的坏人,人体内也一样有好细胞和坏细胞,而坏细胞就和坏人一样,都是从好人演变或突变而来,然而人们要懂得如何与癌症共。”徐克成在《》和中国广州复大肿瘤医院联办的《与癌共存》新书推介礼暨巡迴癌症讲座会上,如此指出。徐院长强调,死亡不可避免,但死亡可以推迟,早期的癌症患者治疗的目的是为争取三分之一的治癒机会,晚期癌症患者则希望获得70%延长生命的机率。不主张创伤大治疗他说,50%至70%癌症发生时,骨髓和外周血存在癌细胞,化疗和放疗不可能消灭癌干细胞,病患可选择“聪明治疗”。所谓“聪明治疗”乃人道化,尽可能採用非创性或微创性;综合化,实施多学科全方位治疗,对癌细胞实行消灭、改造、转化和控制相结合;整体化,从心态、营养、对症诸方面改善全身状态,维护或增强人体抗肿瘤免疫功能;个体化,按照患者病情和需要,包括实验检查结果,个体化製定治疗策略,选择治疗方法。徐院长也提及“绿色治疗”即微创冷冻治疗,此疗法主要採用微创治疗手段,不主张採用创伤大的治疗,同时增强人体整体抗癌能力,不伤害自身免疫功能,他强调,癌症治疗固然是要延长病人生命,但是改善病人生存质量更为重要,这才能让病人“活在当下,乐在其中”。纳米刀+冷冻刀=无刀抗癌徐教授指出,医学界近年来採用“两把刀”抗癌,分别为冷纳米刀及冷冻刀(氩氦),让患者无需动刀抗癌。他说,纳米刀疗法于2012年被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用于临床实验,它是一种非热能的新型肿瘤微创消融技术,源于不可逆电穿孔技术(irreversible electroporation,IRE)。“它通过释放高电场短脉冲,破坏肿瘤细胞膜脂质双层结构,在膜上形成无数的不可逆性纳米孔道,改变细胞膜通透性,使大小不等的分子自由进出细胞,诱使细胞死亡。”他说明,不可逆性电穿孔将对大血管、气管、支气管、胆管和神经的损伤变小,对于邻近血管的完全消融区域将不会产生热沉效应。年迈病患适用微创治疗他强调,不同的消融技术各有优缺点,因此应该根据肿瘤的性质,大小和位置进行选择。徐教授也对微创冷冻治疗加以解说,此疗法利用特殊的快速冷冻装置,能够使冷冻区域的温度以每秒摄氏10度的速度快速降低,在十几秒的时间内能使冷冻区域组织温度降低至摄氏零下150度,把冷冻区域的肿瘤组织彻底冻死。他举例,年迈患者罹患肺癌及肝癌,基于年纪大,顾及可能患有心脏病等疾病风险,无法动手术,目前可透过微创冷冻治疗,为患者消除肿瘤。仅20%至30%可动手术徐克成教授声称,并非所有肿瘤病患都适合进行手术,仅有20%至30%的病人适合动手术;同样地,并非所有病患都能从癌症治疗中受益。他举例,仅7%淋巴癌、白血病、睪丸精原细胞癌、绒毛膜上皮癌、儿童肿瘤的病患在化疗中取得成效;乳腺癌、大肠癌及骨肉癌则仅有20%的病患可能受益。“在放射治疗,仅15%的鼻咽癌、头颈部癌病患得以受益,靶向治疗的真正受益者多数为慢性髓性白血病及间皮瘤病患。”他指出,病患以放疗及化疗杀死癌细胞,却让癌细胞突变更兇猛,引起更大反作用。摄氏零下经皮冻死肿瘤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副院长穆峰博士指出,癌症末期及肿瘤复发一般被指为难以治疗,然而患者必须抱有“不要放弃”的理念。“现实中有些成功例子,乃病患不轻易放弃;所以不到最后一分钟,病患都不应轻言放弃。”他也提及“3C+P”治疗模式,即肿瘤微血管介入疗法(CMI)、冷冻消融疗法(CSA)及癌症联合免疫疗法(CIC)及个体化治疗(PCT。)他指出,冷冻消融主要採用经皮冷冻,是在CT或者超声引导下,经过皮肤插入冷冻探针至肿瘤内,使用特殊设备,使针温快速降摄氏零下160度至170度,从而将冷冻区域的肿瘤组织彻底冻死。他说,美国国家综合网站列出冷冻治疗可用于大肠癌、肾癌、肺癌、食管癌、软组织肉瘤等,患者生存率高。他举例肝癌,若肝癌患者进行肝脏切除手术,儘管患者将除去肿瘤,却也失去肝脏,因此针对性消灭肿瘤疗法为更佳。他指出,当肿瘤越来越大的时候,切除手术变得複杂,病人承受的风险也提高,然而冷冻治疗无需动刀,只需把探针插入肿瘤,把癌细胞冻死。/良医:叶珮盈 2016.09.01‧2016.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