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缠身‧财政部追债‧中风前议员日服40药丸

收藏:299

病魔缠身‧财政部追债‧中风前议员日服40药丸(霹雳‧怡保讯)前任巴占州议员魏胜德近10年的遭遇足可用“屋漏遍逢连夜雨”来形容,他于10年前患癌康复后,去年却跌断脚筋,并因脑中风而导致左半身行动不便。不过,上天并未因此怜悯他,正当他疾病缠身之际,财政部突然把他的房贷供期从120期缩减至81期,使他的每月房贷从原订的1300令吉剧增到2066令吉,让他叫苦连天。在饱受疾病及经济拮据的折磨之余,他每天还必须服药3次,每次需服至少10颗药丸,让他“苦”不堪言。此外,由于他中风后行动不便,他每天只能留在客厅活动,无论吃、喝、睡都在客厅,而他的妻子郭容妹每天除了必须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同时也需花费至少一小时的时间替他洗澡。妻日花1小时助洗澡“丈夫的左脚不能使力,我又无力抱起他,只好叫他坐在一块布上,然后藉着拉动布块的方式,把他拉到浴室,然后才替他洗澡及抹干身体。每天早上都必须忙到中午12时才开始做家务及煮饭。”郭容妹也因为“救夫心切”而四处探查医药秘方,以协助丈夫儘快痊癒,但最终却闹出不少“小意外”,庆幸的是,他们最后都有惊无险地挨过难关。她接受《》访问时说,丈夫中风出院后不久,她曾听说针灸有助中风患者康复,于是就安排丈夫进行电针灸,可能是丈夫脚伤未癒的缘故,结果,他当场被电流击晕,回到家中才清醒过来,之后就不敢再让丈夫接受电针灸疗法。“过后,我又听说中风患者应多多食用蔬果,于是依言用十谷米及水果打成果汁,不料,丈夫喝下果汁后,脚部立即红肿,原来是尿酸病复发。现在除了中西医配的药,我再也不敢让丈夫试用其他疗方。”对于丈夫在努力一年多后,病情逐渐好转,郭容妹深感欣慰。她还笑称,丈夫如今不只胃口大好,且还长出小肚腩,因为丈夫每天必须至少吃4餐,其中两餐还固定食用饭食。勤做物理治疗左腿渐有力魏胜德中风年余,迄今每天必须服食三四十颗药丸。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一项“苦差事”,但他仍苦中作乐的笑称,这些药都是他的保命丹。在中风后初期,他每週7天都会在太太郭容妹的陪同下前往做物理治疗,每次两小时,之后减为每週三四次,如今逐渐康复,一週只是一次。平时会在家踏脚车及做手部运动,一天至少四五次。不运动肌肉会刺痛也许因为他勤于做物理治疗,原本无法抬高的左手及走路乏力的左腿慢慢恢复力量,所以偶尔他会在门前的停车位走动,若精神不错,在傍晚时分还会与太太到附近公园散步,呼吸新鲜空气。他提到,数个月前,只要运动数分钟就会感觉疲累,甚至必须小睡约20分钟,之后才会感觉有精神,如今情况已大大改善。“我每天必须做运动,否则左半身的肌肉就会有刺痛的感觉,令我觉得不适。做运动后,精神也会变好。”房贷供期缩减每月须还2千魏胜德申诉,2008年,他曾以州议员的身份向财政部借贷12万令吉购屋,当时,合约注明房贷的供期为10年,合计120期,但是,财政部日前来信要求他缴还房贷时,却表明当局已将供期缩减至81期,导致他每个月需缴付的房贷从原订的1300令吉剧增至2066令吉。现年58岁的魏胜德週四在住家接受《》访问时说,他在家人的合力支持下,好不容易才走出人生低潮,讵料,财政部此时竟缩减他的房贷供期,让他不知如何是好。盼痊癒再服务人民对于自己的凄惨遭遇,他只能感叹人生无常,让他多次受到疾病折磨,可是,最让他难过的还是,当他只靠每月千余令吉的州议员退休金及子女奉养过活时,财政部还同时向他追讨比合约高出双倍的房贷。“2008年,我以州议员身份向财政部借贷12万令吉购买房屋,合约写明摊还期为10年,连同约4%的年利,每月必须偿还约1300令吉,我领取州议员退休金逾1000令吉至今也有3年。”他提到,签署合约后,他曾经查问缴付房贷的事宜及程序,当时只是被告知在接获缴付房贷的信件后,才需要开始供屋,可是在过去3年,他未曾接过财政部或州政府催促他供屋的信件。直到上週五,财政部房屋借贷组突然来信,要求他从今年3月起,每月摊还2066令吉房贷直至2017年12月,供期也从合约的120期缩短至81期,令他惊讶不已。更甚的是,财政部竟指他没有供还房价3年,所以,合约中所提到的10年免费屋房保险也因此被取消。“我不明白当局怎样处理我的贷款,这并非我的错,我3年前就要开始供屋,只是不知道方法。希望当局考虑我的情况,降低我的房贷,如果不能,就让我根据合约每月缴付1300令吉房贷。”他坦言,在过去十多年的抗病日子,让他看尽人间冷暖,同时让他悟出必须及时行善的道理,所以他会珍惜接下来的日子,儘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包括準备在痊癒后,再次投入服务人民的工作。视线模糊脚筋断未察觉中风预兆魏胜德的病情能在短时间内好转,除了靠他本身的意志,也有赖在背后默默支持他的55岁妻子郭容妹。郭容妹指出,丈夫中风前眼睛红肿,接着视线变得模糊,可是当时家人并未察觉这是预兆,因为医生曾对他进行多项测试也查不出病因。不久后,丈夫跌倒弄断脚筋,医生说必须休养半年,丈夫只有每天坐在客厅,以免走动再次弄伤脚筋,可是想不到是中风找上来。郭容妹形容,丈夫中风后半年是人生中过得最辛苦的日子,因为子女都在外地,家中只有她及丈夫,而丈夫倒下后,她就得独自担起照顾丈夫的责任。此外,丈夫的医药费每月就得花上两三千令吉,让家中经济非常吃紧。“丈夫倒下后,连伤心和担心的时间也没有,当时只是想到要如何协助丈夫再次站起来。”马华助延长房贷摊还期马华已针对魏胜德需要缴付比退休金高出逾倍房贷的事情,联络负责处理州议员房屋贷款的议会组,这个部门原则上答应延长魏胜德的摊还期限及减低摊还数目。马华霹州联委会秘书陈进明表示,议会组已接获魏胜德的诉求,他们考虑将房屋贷款从10年延长到20至25年,以减低每月房贷的数目。“我已与有关部门联络,他们指将会儘量协助魏胜德,但必须视乎魏胜德的意愿。”陈进明说,政府有提供4%的低息贷款让公务员购买房屋,州议员也是公务员,同样享有这项福利。他披露,他与魏胜德已失去联络多时,加上魏胜德面对房屋货款和患病后都不曾联络马华,导致他和马华根本不清楚魏胜德的近况。“如果魏胜德再面对任何问题,他可以直接联络马华,马华将儘量协助他。”‧2011.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