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NBA发展联盟:走向NBA的「试炼战场」

收藏:957

「国家篮球发展联盟(NBDL)」是在2001年正式成立的。当时的它还只有八支球队,而且都来自于美国东南部的五个州——分别是维吉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亚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到了2005年,前NBA总裁David Stern决定将该球会改名为「NBA发展联盟(简称D联盟)」并将其扩充为NBA的合法附属联盟。Stern希望每一支NBA球队都能像职业棒球大联盟(MLB)的球队一样,有一个能够发掘天赋的「放养机构」。

揭祕NBA发展联盟:走向NBA的「试炼战场」

发展联盟成立已经有近20年的时间,也走过了一条漫长的发展之路。如今的它已经再度改名为「G联盟(源于和开特力的合作伙伴关係)」,而NBA中也已有26支球队拥有了他们在这一联盟中的附属或隶属球队。人们对于发展联盟的看法也出现了改变,当年的球员们都害怕去那里打球,觉得那是「对水平低下者的惩罚」;而现在,在发展联盟里过几天日子已经是很普遍的选择了。

2017-18赛季的NBA例行赛已于本月早些时候结束。在这个赛季内,前后共有多达265名发展联盟球员入选了NBA球队的大名单(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新纪录),佔到整个发展联盟球员总人数的53%!每支NBA球队在赛季末的阵容名单中都至少留下过6名曾效力过发展联盟的球员的名字,甚至还有七支球队在本赛季起用了10名以上的前发展联盟球员。而在过去的七个赛季内,每年都有超过30名球员能在发展联盟得到NBA的召唤。同样地,本赛季被下放到发展联盟锻鍊的NBA球员也达到了101名(也是历史新高)——其中还包括17名2017届首轮秀。

NBA正在努力地对发展联盟进行经营,并试图让Stern当年「放养机构」的理想成为现实。不过在这样一个人人为了登上NBA舞台机遇而战的联盟中,打球和执教的经历究竟会是什幺样子的呢?HoopsHype即将为您揭祕:

马上要加薪(然而还是穷)

发展联盟最近发出官宣,表示他们将在2018-19赛季为球员们涨薪。在此之前,这里的球员只能在长达五个月的赛季中赚到1.9万-2.8万美元的工资;而从明年起,所有球员都能拿到3.5万美元的基本薪水。然而,要是拿NBA的新秀底薪(年薪81.6万美元)乃至从欧亚发来的那些年薪达到七位数的邀约来比的话,这样的待遇还是不值一提的。

毫无疑问的是,发展联盟中的球员们在涨薪之后仍然得在被严重「剥削」的情况下继续打拼。不过儘管如此,他们的收入还是会比你想象的要好那幺一些,而这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他们的奖金。参加过NBA球队训练营的球员就可以得到一些「附属球员奖金」,相当于一份金额5万美元的部分保障合约。经粗略统计,发展联盟里大概四分之一的球员都有这种型别的额外收入,平均每人能拿到4.4万美元。而随队打进季后赛或者拿到个人奖项也会有一些相应的奖励。发展联盟在今年声称,他们在这些赛季结束后的奖项中总计安排了22.5万美元的奖金。

再然后,这里的球员当然还有可能得到NBA球队的召唤,那样的话他可就彻底发了。本身赛季共有50名发展联盟球员得到了NBA的垂青(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而据发展联盟的统计,他们「每人赚到了近22.5万美元」。本赛季NBA又推行了双向合约,这种合约能让球员视其NBA母队在整个赛季内对他们的使用情况而拿到3.85-7.72万美元不等的薪水。

一些发展联盟的球员向HoopsHype指出,由于他们的赛季长度只有五个月,因而也可以在一年剩下七个月里去别的地方赚点「外快」。有的球员会短暂在海外联赛效力,有的会去打打Big 3,也有的会通过「篮球锦标赛(The Basketball Tournament)[注1]」这样的赛事来赢取奖金。

[注1]「The Basketball Tournament(TBT)」是一个锦标赛性质的比赛。该赛事自2014年开始举办,每年4月初开始报名,任何人都可以组队参赛,具体赛事则在7月-8月初进行。只有最终的胜者能得到200万美元的奖金。

另外,发展联盟的球员们也还能享受到一些额外的福利。很多球迷都不曾注意到,发展联盟的球队是会为球员们解决住房费用问题的。虽然各队的安排不尽相同,但球员们都能住在条件不错的公寓里。年轻球员经常会被安排合住,而那些拖家带口的老将会有单独的空间(同样是球队出钱!)。一名在发展联盟混迹多年的球员向我们表示,在考虑到住房的便利和一些其他的奖金之后,在发展联盟打短工其实没有最初看上去那幺糟糕。球员们能够把自己的钱存起来,同时还能维繫自己的NBA之梦。此外这里的每一位球员也享受着不错的医疗保险条件。

「自从我2005-06赛季进入这里以来,这个联盟已经获得了难以置信的发展。」北亚利桑那太阳队[注2]的教头Cody Toppert说,「当年那时候,我们的球员合约还分A、B和C三个等级,而我正是个C级合约球员。我当时一个赛季只能赚1.2万美元,那真的算是一种冒险了。我在康奈尔大学的一个朋友一直以此来取笑我,因为常青藤院校的毕业生起薪都是很高的。我那朋友就会说:‘你小子肯定是有史以来起薪最低的常青藤毕业生了!老天,你不如去麦当劳打打工吧!’现在球员们终于不用再拿那个C级合约了,某种程度上讲,那真的是一种残酷而非凡的惩罚了(笑)!同样是在当时,如果你不在球队的启用名单内,你甚至都不能拿到工资。这一点确实挺让人难受的,当你愿意为球队倾其所有时,却只因为没被启用就一文钱都拿不到。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被改正,这真是太好了。」

[注2]成立于2003年,原名「长滩果酱队」,2006年易址巴克斯菲尔德并改名「巴克斯菲尔德果酱队」。2016年该队再度搬迁至普雷斯科特谷地并改用现名,为NBA太阳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

「到了今天,一切都好多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赛季,球员们要幺能拿到年薪2.8万美元的A级合约,要幺也能得到年薪2.6万美元的B级合约。而到下个赛季,每个球员至少都能赚到3.5万的薪水了。虽然有些人还是会对这样的待遇望而却步,但这种月薪7000美元外加报销住宿费用的模式还是能让另一些人把它纳入考虑範围。另外在打客场的时候,每个人还能有50美元的餐费补贴。有了上述的这些条件,我想我们在将来会看到发展联盟的天赋水準会在薪资状况改善的背景下提高到有史以来最好的级别,有些家伙可能会拒绝掉那些收入更高、为期10个月左右的海外肥约,转而选择五个月的发展联盟合约,因为后者对于要追逐NBA梦想的人已经有了更大的吸引力。现在成为这个联盟的一员已经是一件很令人激动的事情啦!」

但最近HoopsHype释出的另一条报导称,刚刚成立的NBA 2K联盟中的电竞选手也将拥有与下赛季发展联盟球员相同的合约待遇(年薪3.5万美元,外加住房和健康保险)。在第一次听到这一消息时,一些发展联盟球员感到很伤心。前锋Jameel Warney目前效力于德州传奇队[注3],他本赛季曾为独行侠打过三场比赛併入选发展联盟最佳阵容一阵。Warney在推特上对现有的薪资制度讽刺道:「我以后显然应该多打2K,而少参加传奇队的训练了。我的优先顺序把握的不太对。」

[注3]2007年建队,原名「科罗拉多14人队」。2009年搬迁至德州弗里斯科市并改为现名,成为NBA独行侠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

发展联盟球员们——不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的普遍共识是,发展联盟在2018-19赛季的涨薪是迈向正确方向的一步,但要彻底解决问题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在那之前,发展联盟还会一次流失一些有天赋的球员,后者们在待遇彻底改善前依然会去海外等地打球营生。

人才储备不可小视

儘管薪资待遇不高,但发展联盟里还是能容下一些引人注目的球员——其中既有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也有身经百战的老将。

「我真心认为发展联盟的人才储备被低估了。那里有很多的NBA首轮秀,其中甚至还有乐透秀,另外还得加上一些曾经在NBA有过很长职业生涯、现在又準备通过发展联盟回归NBA的老将。」勇士队后卫Quinn Cook表示,「在我打发展联盟的那几年里,我和Baron Davis、Nate Robinson、Brandon Jennings、Jeremy Pargo和Jordan Crawford都有过对上。这样的天赋级别真的已经很高了。而且屈居在这个联盟里的球员都充满着饥饿感,每个人都希望能从这里打出来,因此竞争的激烈程度比起那些NBA的比赛只高不低。在发展联盟,你没一个夜晚能拥有放鬆的资本。」

一些既打过NBA又涉足过发展联盟的球员坚持认为,这两者在比赛的竞争水準上并没有什幺太大的区别。

「就天赋的层级而言,如果排除掉那些最顶尖的(NBA)球星的话,你真的找不出这两个联盟有什幺区别。」鹈鹕后卫Jordan Crawford说,他之前也曾混迹于发展联盟,「如果你抛开那些NBA的顶级球员,你也说不出这两个联赛差在哪里。只要去看看发展联盟的球赛,你每天都能发现五六个能单场砍20分的球员。每个队伍都能投进很多的三分球,球员们真的很难在比赛里突破到篮下,比赛的节奏也很快——可以说是跌宕起伏——而且每个队员在进攻端都有威胁。这是很有趣的情况,和NBA非常相似。到这里来打球本身就是件很有趣味的事情。如果你现在去发展联盟打拼,你将会去对位一些一场球能扔进八到九个三分的对手,这里的比赛风格就像NBA一样,也非常激动人心。发展联盟里可也是卧虎藏龙的。」

在上赛季伊始未能与NBA球队签约后,Crawford选择了转战发展联盟。正如Cook在上文提到的,在发展联盟看见一些为重返NBA而战的名将已经成为相对平常的事情了。他们能在这里得到展示自己的机会,向人们表明他们仍能够去更高级别的舞台上进行表演;同时还能展现自己的训练成果,併为NBA球队证明他们愿意为回归NBA联盟而不惜一切代价。像Shaun Livingston、Gerald Green、Mike James、Jamaal Tinsley、James Johnson以及(最近的)Brandon Jennings等球员都在受困伤病或陷入低谷后,利用在发展联盟的经历延续了各自的NBA生涯,而他们也正是这一类球员的几个範例。这些老将不仅让发展联盟的人才库变得更加迷人,而且也为这个联赛拉来了更多的关注度。

「我认为发展联盟的天赋层次没有得到外界的应有尊重,」在发展联盟效力了五年的Xavier Silas说,「人们总会不假思索地说,西班牙的ACB联赛是世界上第二好的联赛,但我是真的不清楚……发展联盟里现在也是人才济济,因此你已经很难下这种论断了。我最近读过一篇将世界各地的篮球联赛做成排名的文章,它把NBA排在第一,ACB和欧洲冠军联赛则排在第二、三位,而发展联盟连前十都没进去。这我就真的搞不懂了,发展联盟的球员在得到机会时是能发光发热的,这可不是巧合!你看看Quinn Cook,假如Stephen Curry没有受伤,Cook肯定拿不到这样的出场时间,然后人们就会继续想:‘呿,他只是个发展联盟球员而已。’再说Shaquille Harrison吧,我和他做过两年的队友,他也一直被看作一个‘发展联盟球员’。但后来Isaiah Canaan受了伤,他顶替上位之后就打得非常好,现在还跟太阳队签下了多年合约。现在如果我们去西班牙联赛找个球员来面对Cook的机遇,也就是顶替Curry的空缺,他能做得比Cook好吗?能打出和他一样的产出吗?这就是我的意见。发展联盟的球员们依然还在展示着他们在得到机会后所能做到的事情。在四大体育联盟之中,NBA球队的球员名额是最少的,这才让一些出色的球员沦落到了发展联盟里。我们的联赛比人们所相信的更有天赋,也比外界所公认的要更有竞争性。」

「说一个挺有趣的事,当初这个联盟的简称还叫‘D联盟’的时候,我觉得人们对里面的那个代表‘发展’的字母D存在误解。」Toppert教练表示,「他们可能把它理解为学校里评定成绩的那个‘D’了,而这对于这个联盟的人才储备是一种贬损。事实上,这里的整体天赋是难以置信的。我想我到现在为止已经在这执教过六名入选过麦当劳全美最佳阵容的球员了。有很多球迷希望能了解自己最喜爱的那些大学球星们的动向,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就在发展联盟里呢!我觉得把发展联盟称为仅次于NBA的‘世界第二体育联赛’一点也不为过,而且这里的比赛质量还在迅猛的提升之中。」

「这里的球员有很多取得成功的典例——比如林书豪、Hassan Whiteside和Jonathon Simmons——而有发展联盟的履历对于NBA球员而言也越来越常见了。」前发展联盟球员、目前已在NBA立足三年的老兵Willie Reed说,「一个越来越明显的事实是,有才华的球员能很容易地通过发展联盟走向NBA了。特别是NBA球队都拥有了自己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这会让你在实现转变的时候更加舒适。两个联盟的比赛风格也极其相似,人们没有留意到发展联盟确实是一个在培养球员上很有一套的次级联赛,它就如同AAA[注4]之于MLB那样,是有能力打磨你的比赛的。这里的教练都很棒,而且会一直在那里对你提供帮助。他们会帮你在你想要的发展方向上儘可能地取得进步,也会推动你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注4]即「3A联盟」,是为美国棒球职业小联盟(Minor League Baseball, Minors)的分级之一。Minors小联盟还有2A联盟、A联盟等分级,意在培养新人。(转自知乎)

教练一样在「发展」

揭祕NBA发展联盟:走向NBA的「试炼战场」

自2001-02赛季成立以来,发展联盟内已经前后有78位教练员走上了NBA的工作岗位,其中的五位更是「一黑到底」,完成了高升NBA球队总教练的壮举。他们分别是Sam Vincent(黄蜂)、Earl Watson(太阳)、Dave Joerger(国王)、Quin Snyder(犹他爵士)和Luke Walton(湖人)。

近年来受到NBA球队僱佣的发展联盟教练已经越来越多了(过去四个赛季便有34人),而其中最炙手可热和前程远大的人物中已有不少在为不同NBA球队的教头职位进行面试了。符合这一标準的前发展联盟教练有Jerry Stackhouse(暴龙905[注5])、Nate Tibbetts (图尔萨66人[注6])、Nick Nurse(里奥格兰德河谷毒蛇[注7])、Darvin Ham(新墨西哥雷鸟[注8])和Jay Larranaga(伊利海鹰[注9])等。

[注5]NBA暴龙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成立于2015年[注6]该队成立于2001年,最初队名为「阿什维尔高地队」。2005年3月被西南篮球有限公司收购併搬迁至图尔萨。其队名源于美国的66号国道。2014年再度搬迁至奥克拉荷马,改名为奥克拉荷马蓝色队(2008年后即成为雷霆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注7]成立于2007年,于2009年起成为NBA火箭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注8]该队成立于2001年,初名为「亨茨维尔飞行队」。2005年迁至新墨西哥,改名「阿尔伯克基雷鸟队」。2010年队名才改为文中的样式,但只用了一年,2011年球队又被收购併搬迁至坎顿市,改名为「坎顿剑客」并沿用至今(现为NBA骑士队的附属球队)。[注9]发展联盟中前后有过两支「伊利海鹰」,一支成立于2008年,后改名为莱克兰魔术(现NBA魔术队的附属球队);另一支则成立于2016年(现NBA老鹰队的附属球队)

「在这个赛季里,我们队中有五名球员被徵召到了NBA,并在50场比赛中排出了32套不同的先发阵容。」Toppert教练说道,「而且现在连国家队都要从我们这里抢人啦!我在这里是要努力带队赢球的,可美国男篮却把Xavier Silas从我们队里抓走了。你有一万种方法失去你的球员,这绝不仅限于NBA的调令。在这样的处境下,想要保持住球队延续性和化学反应的难度就显得太大了。你能做到的只是用你的执教来弥补一切、构建起坚固的团队习惯并确保每个人能有随时顶上来的心理準备。毫不夸张地说,发展联盟里的球员前一天可能还为没被启用或者出场时间少而感到不开心,后一天或许就得上先发并且承担重要角色了。我的工作就是要保证每个人在他们各自的机遇面前做好充分準备,这是一个挑战,但也能让人受益。我在这个岗位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发展联盟里的教练需要有过人之处,」Silas说,「你根本不可能像在大学或者其他的职业联赛一样放开手脚。这与其他的临时短工有着很大的不同,你随时可能失去自己最好的球员,还得为此做好预案,这真的非常艰难。比赛日一到,你可能会发现你最优秀的队员已经不复存在,或者发现有人突然给你送来一两个需要你妥善安排的新球员。你必须有这样的调整能力,而这对于教练员有着特殊的要求。如果你能教好发展联盟的球队,那你在任何地方都会是个好教练。如果你能和所有这些无名之辈一起取得成功,你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会干得不错。」

在2009年执教德州传奇后,Nancy Lieberman成为了美国职业体育史上首位担任男子篮球队总教练的女性,此外她还曾在NBA(任国王队助教)和WNBA(任底特律震动队总教练)有过执教经历。谈到自己在发展联盟中的体验,Lieberman可谓讚不绝口:

「如果你愿意付出和努力工作的话,这里将会是一个充满机遇的非凡之地。」Lieberman教练表示,「我于2009-2011年在这里工作过,而当时在这里的很多教练、主管和官员现在都已经高升到NBA或者有过NBA的履历了。世上简直没有比发展联盟更纯粹的联赛了。在这里的感觉真的很不一般,从对比赛的準备工作到人们在球员的发展进步上产生影响的程度,一切都是如此。现在每NBA球队又都在发展联盟有了各自的附属球队,他们之间的协同互动就更令人惊喜了。在双向合约制度和上调球员的事情上,双方对彼此都能有很大的帮助。Andre Ingram的故事真是太伟大了,我对魔术强森让他能在赛季最后时刻为湖人队效力的决定感到非常喜欢。当我看到他出现在更高级别的赛场上并能有所成就时,我都感到自己哽咽了,因为他代表着发展联盟的全部含义,即等待机遇所需要的梦想、韧性和耐心。」

NBA联盟的「改革试验田」

多年以来,NBA一直拿发展联盟当作评测新事物和收集数据的平台。一旦联盟的决策层想要在NBA推行一种重大的变化,他们几乎总会在发展联盟的比赛中先试试深浅。

举例来说,几年前联盟想要打压球场上的假摔行为,于是就开始尝试在发展联盟比赛中对假摔者吹罚技术犯规。最后,「在赛后对假摔球员追加技犯(这也得益于即时重播系统)」的新规被认为更加合理并最终拍板,这导致NBA现在会对相关的吹罚回合进行重播,并进行一系列罚款和停赛(累积违规5次以上)的处罚。

发展联盟还曾在NBA考察无球犯规(即人尽皆知的「骇客」战术。作用在于拖延比赛时间,并将比赛转变为考验对方中锋的罚球能力)的行动中充当了先锋。在一段时间内,这样的无球犯规在发展联盟的比赛中既会被计为个人和球队的普通犯规,也会被判定一罚一掷。这也正是如今NBA在末节和延长赛的最后两分钟处置无球犯规的方法。最终的结果是,联盟决定将这样的处罚措施扩大到全部四节比赛的最后两分钟来实施。按NBA篮球运营事务副主席Kiki VanDeWeghe后的话讲,这是为了「在不完全消灭这一策略的同时遏制其氾滥」。而发展联盟的探索对NBA联盟得出这一结论是有帮助作用的。

发展联盟在近期开展的其他实验还包括增加裁判数量(尝试将裁判人数增加到5人)、缩短延长赛的时限(将延长赛的时间削减至2分钟)、给教练员每场一次在判罚后「挑战鹰眼」的权利以及将抢到进攻篮板后重置的进攻时间由24秒改为14秒。NBA还会利用发展联盟试试新的播出方式,他们宣布与Twitch建立了合作关係,包括让后者在每週播几场发展联盟的比赛以及让一些Twitch上的红人来进行评论和解说。

当NBA在2006年7月推出恶评如潮的「超细纤维篮球」时,他们就宣称已经在整个2004-05赛季的发展联盟赛事中Test过这款新球。到了2007年1月,NBA最终宣布重新启用旧款篮球,这一风波也就此平息。

NBA球队们拿发展联盟当试验场的另一个方式也在越来越多地得到应用,那就是帮助球员进行伤病恢复。很多年来,MLB大联盟的球队就让小联盟的附属球队来帮刚刚伤愈回归的球员找状态,而现在NBA也紧随其后了。发展联盟的康复训练在近年来已经愈发普遍,一名受伤的NBA球员有时就会单独练习以及和发展联盟附属队一道训练,其他时候则可以在回到NBA的赛场之前先打打发展联盟的比赛。

在过去的四年间,诸如Blake Griffin、C.J. McCollum、Rajon Rondo、Isaiah Thomas、Jabari Parker、Tony Parker、Marcus Smart、D’Angelo Russell、Danilo Gallinari、Zach LaVine、Milos Teodosic、Marcus Morris、Nerlens Noel、Brandon Jennings和Joakim Noah等球员都曾在伤病期间通过在母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训练或比赛的方式来进行过复健。我们将会看到这样的事情越来越频繁地发生,特别是当越来越多的名将看到这样做的益处并使之正常化以后。

想「升职」?真的难!

「知道发展联盟和监狱的共同点是什幺吗?」Toppert教练笑着问我,「那就是每个人都想从这里出去!它在这个地方已经是个广为流传的笑话了。」

几名前发展联盟球员曾表示,当自己能打出高级别的场上贡献却无法被徵召时,情况是十分令人沮丧的。不是说能有稳定的场均数据就能让你平步青云走近NBA的,而这个任务对于那些不知还要如何为打动球探而努力的球员们来说就很难了。

Russ Smith就有过这种困惑,他在2016年以65分刷新了发展联盟的个人单场得分记录,却还是没能得到NBA的召唤。

「这确实很难接受,因为从数据统计角度来看,我觉得起码有10次该进NBA却没得到徵召了。」Smith说,「我当时对自己无法被徵召的事实很是惊讶。我有过一场拿33分20助攻的比赛,也有砍了45分并且拿到大三元的单场表现。我在小联盟做到过很多疯狂的成就,但从没得到过NBA的垂青。我是真不知道你需要怎幺做才能被NBA徵召了,我的个人看法是这事没有任何保障,因为我真的试过了!我在所有的角度上都做了尝试。这也正是我在重返发展联盟后度过了一段很艰难岁月的原因所在,因为没有能保证你进入NBA的手段。我想最接近的办法只能是在踏踏实实地打球、享受乐趣并努力赢球。这里的经历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因为如果你不去享受你所为之努力的工作,你就不该再做这一行了。」

最后看来,「升职」真的只能取决于NBA球队的经理是否喜爱你的比赛以及是否相信你能让他的球队变得更好。Silas在上个月成功和塞尔提克签下了一份10天的短合约,他相信大部分球员在如何接近被徵召的事情上走入了歧途,而这才是他们从未成功的真正原因。

「你得按照正确的方式打球,并且了解他们在NBA的标準上会对你如何要求,」Silas说,「我当初的场均得分也有小二十分,但塞尔提克显然不会让我去给他们专门干这个。他们徵召我的原因是对于我能为他们所信任,能把战术打到位,并能为了帮助球队胜利而尽我的力量。你必须理解这一点,从而找到正确的道路。发展联盟里不可能有NBA前三十级别的球员,如果NBA球队想要徵召发展联盟里的某个球员的话,他们不可能是为了你能顶替那些实力能在NBA排到前三十名的球员才对你有所青睐,而是因为要用你去替代一些NBA的角色球员。事实就是如此。」

Toppert教练也认同他手下这位发展联盟明星分卫的观点。他也努力让自己的所有球员都养成一种当角色球员的心态,这样他们会更有机会得到NBA的徵召(再加上能在机遇到来后,最终立足于NBA)。

「如果我们假设绝大多数被送到NBA打球的发展联盟球员都只能当角色球员的话,那幺让他们为这样的机会做好準备和确保他们理解在NBA立足的生存之道就变得容易些了。我们可以只讨论他们如何做好角色球员的工作、引起教练员的好感并留在NBA里。一旦一个球员完全领悟了他们在NBA会被期望于做什幺,我就会对他讲:‘OK,在这之后,现在处于发展联盟中的你该专注于提高什幺呢?’就专注于那些小事情啊!别整天急着得分了。」

「我不会试着把这些小伙子们培养成顶级的得分手或者明星球员,而是要让他们儘量当好角色球员,这样他们就能去NBA并改变自己的人生了。我希望帮助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让他们有能力养起自己的儿女并给父母买一套好房子。我经常对他们说:‘别只想着拿10天的短合约,要以在NBA打十年为目标而努力!不要只想着在NBA走个过场,要想着在那里生存下去!’我在这个职位上最喜欢的一个部分就是能让球员们为NBA的机遇做好準备,然后看着他们在NBA联盟里站稳脚跟了。当你帮助这些孩子们获得NBA的召唤时,基本上就等于帮他们从外屋搬进小阁楼了。」

揭祕NBA发展联盟:走向NBA的「试炼战场」

「发展」尚在进行时

从下个赛季起,全部30支NBA球队中的28支都将拥有自己单独隶属的发展联盟球队。金块和拓荒者将成为仅存的外例,但他们据称也会谋求获得相应的「扩充套件」机遇,这样一来,NBA联盟的所有球队预计在不远的将来都能够享受到同样的待遇了。NBA总裁Adam Silver已经明确表示此事将被优先考虑推行,而各NBA球队能就近拥有一支附属球队对他们也是最为有利的,特别是在这个赛季推出了双向合约制度的情况之下。

每支NBA球队被允许以双向合约签约两名球员。他们可以在NBA母队效力45天,但必须在赛季的剩余时间内待在母队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这一政策让NBA球队将大名单的人数从过去的最多15人扩大到了17人,并且给了一些发展联盟的顶级球员以赚到六位数薪水和体验NBA赛事的机会。该制度还有一些具体问题需要在今年夏天加以修正(举个例子,随队出征客场的旅行时间也会被算在双向合约的45天之内,这对于相关的球队和球员都造成了很大的不便),但儘管如此,人们总体来看还是认同双向合约在第一年的实施是成功的。

以双向合约签约NBA的Quinn Cook、CJ Williams、Tyrone Wallace、Kobi Simmons、Antonio Blakeney、Jamel Artis、Danuel House、JaKarr Sampson、Derrick Jones Jr.和Jabari Bird都进入过各自NBA母队的轮换阵容,并且展现了各自的实力。

人们预计下赛季双向合约名额的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因为球员们已经见证了它在NBA球队赚取出场时间乃至转正合约回归联盟上的现实意义。

「我觉得这样很好,老实讲,我也想在下个赛季拿份双向合约呢。」前NBA球员、现效力于发展联盟的Adonis Thomas如是说,「它能给许许多多的球员以前所未有的机会。在整个例行赛期间,我们就看到了很多大放异彩的双向合约球员,现在我们还能看到我的好朋友Quinn Cook在季后赛球队里得到不少的出场时间。这可是非同小可啊。我同意他们应该对双向合约制度加以完善的观点,但这对于球员而言确实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我爱这项制度,」同样在NBA效力过的现发展联盟球员Josh Selby说道,「老兄,他们应该给我一份儿双向合约啊,我真的很需要呢。」

「在我看来,双向合约确实是个伟大的创举,而且显然是迈向正确方向的一步。」Toppert教练表示,「但讲句实话,我觉得有些NBA球队是真不懂怎幺正确使用这些双向合约,虽然这也算是历史程序的一部分。有些队伍签了一堆双向合约球员,却喜欢对不同的球员加以评估,这样大家都只限于录用一个型别的球员了。球队也得学会如何选择性地使用这45天的合约时间,我们太阳队就有过一个例子——也就是Mike James,他把自己合约的前45天都花在了NBA母队,然后我们(在过完这45天之后)就明白他要为自己的将来作打算了。有一些队伍就会视自己的需要而有弹性地安排球员。这也取决于球队想要如何使用自己的双向球员,但我绝对相信双向合约是对联盟的一个很好补充。」

一切的迹象都表明发展联盟将在未来继续欣欣向荣,尤其是在NBA将继续向其投放大量资金和资源以进一步扩充其规模的前提下。

「随着薪资待遇的改善和‘读一年大学才能进NBA联盟’规定的消除,发展联盟的人才储备还会保持增长。」Toppert教练向我们指出,「看着这个‘发展联盟’不断发展和成长会是非常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