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安全宁放弃自由权利‧非政府组织挺未审先扣

收藏:192

为安全宁放弃自由权利‧非政府组织挺未审先扣(吉隆坡21日讯)针对内政部或大马皇家警察一再高呼再设未审先扣法令,非政府组织、前警察高官、律师代表以及学术专家直言并不反对,有者甚至说“为了安全,或许我宁愿放弃一些自由的权利(Liberty of Right)”。由全国年轻律师委员会举行题为“罪案:防範扣留案例”论坛,于週六早在大马律师公会的吉隆坡分会讲座厅举办,并邀请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委员拿督许绿蒂、人权律师阿米尔汉查、全国刑事调查前总监丹斯里查曼干,以及犯罪研究专家山德兰姆迪成为主讲人。山德兰坦言,他是两名女儿的父亲,为了安全宁愿放弃自由权利,并说:“我们真的是需要这项法律,因为罪案而承受最大冲击的不是警方,不是那些犯罪首脑,而是我们普罗大众。”他披露,大马拥有的犯罪研究或资料,其实就只有区区33或34年的历史,而以谋杀案为例,依据人口增长比例而言,其实过去34年来的谋杀案并没有很大增长。“就好像强姦或性侵案件,其实一直都有的,只是以前的女性过于依赖丈夫和家庭,所以不愿意告诉大家,但目前女性独立,再加上非政府组织的协助所以选择站出来,但我要提醒,大部份国内性侵案件,犯罪者都是家人或亲戚,而不是外来者。”玻璃市持械抢劫居冠他透露,令人惊讶的是,依据他的研究所得,其实全国发生最多持鎗械抢劫案件的州属,不是先进州雪兰莪或繁华的吉隆坡,而是玻璃市,在过去33年来都是居冠。他强调,其实紧急法令不过是被废除了18个月,目前发生的部份鎗击案确实是已被释放的扣留犯干下的,不过也有的是其他人犯下。同时,他说,其实这些所谓的鎗械军火,一直以来都存在于大马,只是现在比较“被公开使用”而已。他指出,毋庸置疑的是未审先扣法令确实有被人滥用,并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惟若谈及该法令的真正用途,他认为警方应以这项法令对付犯罪集团、严重罪案和私会党犯罪。“我们要扣留的人是那些犯罪首脑,因为是他们下达指令的。若说要审讯这些人,其实确实不容易把他们控上法庭。”未审先扣有无辜者受害曾多次勘察扣留营的许绿蒂指出,其实未审先扣多发生于摩多偷窃案;部份被扣留者就因为遭某些人指证,而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因此难免会有无辜者受害。她说,其实即使在紧急法令被废除前,约80年代过后,人民并没有因为紧急法令而走在路上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她强调一些单位把罪犯和恐怖分子混为一谈。“若我们要重设未审先扣,那幺我们就必须拥有一个有效率的监督团体,为甚幺我们就不能拥有一个监督警方办事的组织呢?”她提到,之前两名前移民局官员银行户头有数百万令吉,涉嫌贪污受贿,惟警方竟然援引内安法令扣留他们两年,而他们被释放后仍拥有户头内的款项。“为甚幺当初不援引反贪污法令?我想若在该法令下对付他们,会只是被扣留两年吗?当我们质问为甚幺是援引内安法令时,执法单位还说,既然都被扣留两年了,还要我们做些甚幺?”查曼干:未审先扣可保安逸全国刑事调查前总监查曼干回顾历史,说明在日本入侵或英国殖民政府回归马来亚时,整个社会几乎都充斥私会党、暴乱和不安,而当初设立未审先扣法令主要的本意是保护社会和人民。他说,当时的动蕩社会让各种族为了自保而组成私会党,民众为了安逸宁愿缴付保安费。他指出,基于民众不愿意站出来指证,警方根本对这些地下势力无可奈何,所以如紧急法令般的未审先扣法令是真的有必要,否则哪有今天安逸的马来西亚。“我们要这种法律不是为了好玩或荣耀(Glory),我们是要保护人民;坦白说在紧急法令废除前,哪有私会党这幺猖獗到处公开展示私会党标誌?甚幺04或08党!”他举例,他在入境西方国家时,海关看到他是穆斯林就会要求马上扫描检查,虽说这是侵犯人权,但他明白若当中一人是恐怖分子,入境进行破坏,就会后果严重。在问答环节时,一名民众西维尔反驳,人权无关少数或个人与多数人之分,因为若今天侵犯小部份人民人权,他日或许就会侵犯他或其他人的人权。“我想说的是,紧急法令出现超过40年,它让警方处于舒适地带(ComfortZone),过于依赖紧急法令办案,让警方不愿接受提昇调查能力的挑战。”就此,查曼干答道,他是比较倾向把罪犯带至法庭面控,但在现实上,要收集证据并不容易。充公资产难根治首脑犯罪阿米尔汉查则认为,除了未审先扣法令,警方可援引其他法令如反洗黑钱法令等制裁罪犯,如充公或冻结资产和金钱,因为首脑必须以钱推动犯罪活动。“没钱,连喽啰也不能唤使,整个犯罪运作就必须停止了。”惟查曼干则不认同,他指出,以毒品罪案为例,即使充公昂贵的毒品,对方不到半个月就能赚回来,所以冻结或充公资产难以根治问题。谈到是否有政治人物或警方涉及私会党,阿米尔汉查认为,一般人以为只要通过内政部长就能促使警方作出改变,觉得是部长指示警方工作,间接地令人以为政治人物涉及私会党。‧2013.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