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人总能做对每件事 向Steve Kerr讨教人赢之路

收藏:185

有这样一种人,你明明觉得他已经非常成功,过段时间你再看他… 哇!怎幺又干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你心悦诚服讚歎不已,过段时间再看,他又不知道进步到哪里去了。

你不得不承认,聪明的人,总能把每件事都做对。

但是这当然不客观,人生中谁没做过几件傻事。但确实有一些人彷彿自带光环,不管做什幺,好像总能做对,永远都是人生赢家。

套用一下某伟人的名言:「一个人,把一件事做好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能把事做好。」难归难,做到的人总归还是有的。正因难能,所以可贵。

聪明的人总能做对每件事 向Steve Kerr讨教人赢之路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今天,我们要聊聊勇士总教练Steve Kerr。

作为球员,他得到5个总冠军,保持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纪录,为不同球队投进不尽其数的关键球,先后见证公牛、马刺两个王朝;

退休之后作为球评,他成为TNT电视台的最佳评论顾问,球评的声音出现在NBA电玩游戏中,身价年年看涨,被誉为「Steve奇蹟」;

转战球队总经理,他有魄力把「欧肥」Shaquille O’Neal买进又卖出,带领太阳打进西区决赛,只惜败给最终夺冠的湖人;

以菜鸟身份担任球队总教练,他就在第一个赛季率队夺冠,然后第二个赛季打出73胜9负历史最佳战绩(上一个历史最佳72胜10负他也有份),当选年度最佳总教练;

季后赛首轮遭遇主将Stephen Curry伤退重创,他依然率队4-1轻取火箭,除了1分惜败的那场比赛,其余4场全都不费吹灰之力。

聪明的人总能做对每件事 向Steve Kerr讨教人赢之路

老天爷!这老兄怎幺总能这幺顺利!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与其感叹Kerr为什幺总能一帆风顺,不如仔细观察他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跟真正的聪明人学学,怎样才能把每件事都做对。

好学。Kerr出身一个高知家庭,父亲Malcolm Kerr博士是美国着名的中东学者和贝鲁特大学校长,为他培养出终身阅读的习惯。他是《纽约客》这类精英杂誌的忠实读者,生活中经常手不释卷。夺冠后被拍下的捧杯照片上,他一手环抱总冠军奖盃,另一手捧着一本《激流少年(The Boys in the Boat)》。为TNT担任球评期间,他会在西装口袋里準备一叠小卡片,上面写满比赛的要点以及準备好的问题。身份还是太阳队总经理时,他出现在马刺教练组的战术研讨会上,当面偷师Popovich的执教绝学。接下勇士兵符后,为了能把球场上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他主动突击学习速记技巧……Kerr当然不是生下来就全知全能,他的种种才能,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后天习得。

放鬆。儘管勤奋、好学,但Kerr不是那种「头悬樑、锥刺股」的资优生,他也从来不苦哈哈地通宵钻研比赛录影、把自己熬成熊猫眼。相反,他非常懂得「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教练组所有成员跟他一起,驱车前往Muir海滩,纵情疯闹一番。他在训练中播放震天响的黑人流行音乐,随时即兴来一段饶舌,连Draymond Green都忍不住讚歎:「这个气氛真他X的太屌了。」他效仿「禅师」Phil Jackson,在全队看录影时故意穿插一些电影片段,上一个镜头是Green表情痛苦地倒地救球,下一个镜头就是一只四脚朝天的甲壳虫在奋力挣扎……Kerr讲究的,是化繁为简,举重若轻。

幽默。Kerr之所以能在「严肃」与「活泼」两种状态之间切换自如,与他身上与生俱来的那种幽默感不无关係。他球员时期的那句「只能再拯救Michael Jordan一次了」家喻户晓,事实上类似的桥段多不胜数。被交易到魔术时,他如此自嘲:「他们把我换来时,承诺增加我的打球时间,谁能想到,原来是增加我打高尔夫球的时间。」效力骑士时,他跟Jordan打嘴砲:「别看不起人,我防你的话,你绝对得不到……65分。」当太阳总经理时,被问及是否有意招揽LeBron James,他哈哈一笑:「如果他愿意接受中产合约,我们倒是也能提供。」Curry打出一场三分球10投1中的比赛,Kerr总结的原因是:「感恩节火鸡吃得太多了。」Klay Thompson单节37分的那场比赛之后,Kerr说:「我们只有两个战术,一个是把球给Thompson,一个是让Thompson去接球。」前队友Dennis Rodman嘲笑他的执教能力:「他不过是坐在场下,看着球员们把球扔进去罢了。」Kerr的回答是:「恩,这幺说还挺对的。」……Popovich曾说过:「Steve有一种优雅、诚实、自嘲的幽默感。」

智慧。真正的幽默绝不是插科打诨、譁众取宠,高明的幽默感绝对需要智慧,而Kerr正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他能虚心接受批评,比如Popovich曾指出他喜欢躺在地板上看球的身体语言不好,他马上从善如流。他能明辨时务,深知尼克管理混乱、压力重重,即使是恩师Phil Jackson出面召唤,他也拒绝让自己跳入火坑。但在对别人说「不」时,他又极力避免让对方感到尴尬,给出一个「金州离家近」的理由,于是皆大欢喜、各有台阶可下。他曾与多位名帅共事,但并不盲从其中任何一人,不管是「禅师」的三角进攻、Popovich的半场攻防「Motion」体系、还是D’Antoni的「7秒或更少」跑轰战术,他只择优录取、因势利导,在勇士打起所谓「流动进攻」。他因材施教,对志存高远的Curry讲究挑战,用训练中的罚球大战刺激对方精益求精,用「迷你版Tim Duncan」为对方树立更高目标,对出身低微的Green讲究鼓励,公开喊话让他「永远不要改变自己」……三思而后行,是真智慧。

善良。有大智慧者,必有大爱。勇士老闆Lacob在解释为何解僱前教头Mark Jackson时曾说:「他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但我的僱员中,有超过200个人都不喜欢他。」相比之下,Kerr却有着有口皆碑的好人缘,无论在哪个岗位,很少有人给他打「差评」,这就与他为人处世上的真诚善良密不可分。他的真诚,体现在他能直言不讳,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年薪超千万的Iguodala和David Lee放到板凳席;他的善良,体现在他能急公好义,他曾主动照顾被球员撞伤的摄影师、为其奔走辛劳,而当Curry遭遇伤病,他多次拒绝其上场请求,理由是:「跟赢球比起来,球员自己的身体健康、一个更长远的职业生涯更重要。」

幸运。「走运」,换句话说就是「人品好」。Kerr为自己积攒了足够的人品值,他也确实因此受益匪浅,一路都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作为球员,他有幸参与建设两个伟大的王朝,先后跟Jordan、Duncan这样的巨星做队友;作为教练,他接手一支打法成型、阵容完备的球队,队中还拥有Curry、Thompson这样的超级拍档。甚至在因伤错过前43场比赛之后,他的助教Luke Walton还能带队打出39胜4负和24连胜,简直是「躺着也赢球」,运气好到爆。Kerr自己都多次承认:「我就是一个幸运的人,好像总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做到一些对的事情。」儘管很少有人知道,他接受过两次手术的背部至今没有痊癒,执教时仍然需要强忍疼痛。但换个角度想,或许,这也是攒人品的一种方式?

感恩。Kerr从来都不吝于向身边的人表达谢意。养伤期间,每一个主场比赛,他都会在赛后出现在更衣室里,当面感谢所有人。每一个客场,他都会打电话给球队总经理Myers,反覆说着:「我为你们感到骄傲。」在「年度最佳总教练」的评选过程中,只有他一个人极力游说媒体不要投票给自己,因为他真的认为其他教练更有获奖资格。出席颁奖新闻记者会,他故意穿着一身鬆软的连帽运动衫,邀请助教小Walton和总经理Myers一起上台,把媒体的注意力导向身边的战友,他说自己不过是「沾了小Walton的光」。他承认对自己来说这是「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年」,但与此同时,他还是不忘强调:「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教练。」

聪明的人总能做对每件事 向Steve Kerr讨教人赢之路

鸡汤灌得太多,难免显得虚假。好比鲁迅评说《三国演义》:「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上面罗列了太多Kerr的「丰功伟绩」,难免看上去不太真实,让人本能上有一种厌恶与拒绝。但这种「成功厌恶」,本质上来源于你内心的不够强大,你从心底深处并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如此成功。但事实是,Kerr就是这幺成功,还会继续成功,而且在成功的道路上,他绝不孤独。

「把每一件事都做对」,这句话里的关键字是「做对」。怎幺才叫「做对」?标準因人而异,是非诉诸内心。贾伯斯离经叛道,生活中是个十足的混蛋,但他「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他做对了;股神巴菲特一辈子追逐财富,对金钱可谓锱铢必较,但生活简朴、不尚奢华,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只是满足一种智力愉悦,他做对了;成功不是单向的,即使存在唯一的标準,那也只取决于你对自我的选择。但成功本身,可以实现。

失败的人总是相似的,成功的人各有各的不同,很难总结出一条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成功法则」,但一个积极行动的人,总能从那些持续成功的人身上汲取一些经验。如果想要成功,你首先应该相信:聪明的人,真的总能把每一件事都做对。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事无鉅细,事在人为。在你的潜意识里,不能事先就把「失败」当作一种可以接受的选项。想要成功,你必须準备好去成功,而且相信自己可以成功。

事实上,这也是Kerr当初给小Walton提出的唯一建议:「你不必确保每个决定都是正确的,你只需要做出决定,然后对其负责到底。」

就算你做不到把每件事都做对,但只要你持续努力,迟早有一天,你也可以从九败一胜,变成九胜一败。到那个时候,你也慢慢变成了一个聪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