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治疗新境界

收藏:981

  恶性肿瘤已经佔据国人十大死因之首超过30年,手术治疗一直是唯一有把握战胜癌症的工具,这30年来全世界的医界菁英们无不殚精竭虑加以改良,如何更有效更安全地治癒癌症;有医师就大胆预言,不论是面对何种肿瘤,微创伤、零出血、甚至无人操作这三个特点,一定会是未来癌症疗法的终极面貌。

  台大医院为求在亚洲于各先进国家一竞雄长,成立了「癌症微创介入治疗中心」计画,由外科黄凯文教授担纲执行长一职;黄医师由外科出身,专长于癌症治疗,特别享誉国际于微创介入治疗如腹腔镜手术,射频消融以及奈米刀技术等。在众多领域中,他特别之所以选择从事外科,并且以肝胆胰为主要研究领域,主要是来自于丧父的切身之痛。黄医师的父亲在他就读医学系期间罹患肝癌,虽然经他的恩师李伯皇教授顺利切除后,仍因复发,骨转移,肝衰竭而死。当时几乎已经倾全院最先进的治疗方式,甚至也自愿担任研究对象,试用未上市的新药,最后却仍然回天乏术。在这几年中,让这位二十出头的台大医学系菁英,完全明白了病患的无助,以及医学的窘境。从此,他一头栽进了癌症的治疗研究领域,而且锁定了肝胆胰为最主要範围。

癌症治疗新境界癌症治疗新境界

  黄凯文表示,卅年来人类对癌症的治疗主要有三大支柱,就是手术切除、放射线治疗和内科的化学药物治疗;这三种治疗方式历史悠久,但都有其限制。  首先是在传统的手术治疗方面,举肝癌为例,以往就是两个原则,要不是将肿瘤连同週边组织一併切除,就是换肝一途而已。但是这两种方式都是具有较大量侵入性,失血跟可能併发症的大手术,病人必须有很好的体能和器官机能才能挨得过手术的过程和其间对于器官所造成的伤害。在肿瘤被切除后,剩余器官能不能支撑病人的生命能量,是医生最大的挑战,因此传统手术不是大部分病人所能适用。

  一旦病人无法开刀时,就只剩放射治疗或化学治疗,前者有剂量的限制,用过一次之后,如果再蔓延或复发,病人几乎没有第二次放疗的机会。而化学治疗则是再使用时会有较大副作用,肿瘤也可能会产生抗药性,其效果是较难预估的。相对之下,手术以物理方式来清除肿瘤,对疾病的控制较有明显疗效,也不会有抗药性或耐受性,也因此成为治疗癌症的首要考虑。

  在他升任主治医师不久,就前往日本东京大学和名古屋大学,希望学习更先进的开刀治疗技术;在一次因缘际会中看到日本医师在帮病患施行射频消融治疗,三十分钟就处理了他平时要花四小时手术切除的肝肿瘤,这令他深受震撼,当下他就立刻觉得这会是癌症治疗将来的新趋势。

  黄凯文说,在2007年他去日本时,即使是东京大学的名医幕内教授,手术切除治疗的肝癌患者数量已经减少到一年一百多台,与他当时是菜鸟医生的开刀数量相差不多,但是同样在东京大学,每年却有八百多例肝癌病患,是由内科医师以射频消融的方式进行治疗。黄凯文指出,这种微创消融治疗的优点就是,针对肿瘤部位直接作物理性的破坏,这个原理跟外科手术是接近的,然而透过精密的影像技术或定位系统导引,便可以将治疗範围,严格控制在肿瘤的部位进行,不需像传统手术一样,画开一个大伤口或是插入数个腹腔镜管道,才能让医师有足够的空间操作器械。这使得不论是病人的失血或是开刀麻醉时间和术后的癒合以及器官的受损程度,都大幅改善。诚然许多病例有较大型或複杂的肿瘤型态,手术切除或移植仍是最好的选择,但许多简单,或是无法承受手术的病例,微创消融治疗已经广为接受。

  今日台湾的癌症治疗发展方向,正如同十年前日本一样,甚至已经迎头追过,微创介入治疗在各领域蓬勃发展,在肝癌,肺癌,食道癌,摄护腺癌乃至于最难治疗的胆道,胰脏癌,都有大量微创治疗成功的例子。而所使用的能量也不仅限于射频电波之类的高热效应,举凡低温冷冻,光线,声波,电力,药物灌流,内视镜下甚至机器手臂辅助,已经可说是飞花草石皆可为剑,百家争鸣。黄凯文强调,微创介入治疗所导入肿瘤的各种能量不像放疗会有总剂量限制或是化疗会有抗药性,其效果几乎等同手术切除。然而这方法的确也不是万灵丹,即使成功消融治疗,在其他地方仍是有肿瘤复发的机会,因为面对的是同一个人的基因和生活模式与环境,仍然有可能再次出现肿瘤,不过,介入治疗因为有微创,低侵入性的特点,所以即使肿瘤再出现,还是有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再进行处理,因此他认为这个概念会是未来治疗癌症的重要武器。

  有些学者已在进一步预言未来发展时表示,微创介入治疗以物理能量导入肿瘤的方式来对付传统方法难以解决肿瘤已经是不可逆的趋势,现在的抗癌治疗已是手术,药物,放射及微创介入四个支柱协力的局面,这个趋势在未来的发展,极有可能会走向「无创」、「无血」和「无人」的终极面貌。所谓的「无创」就是伤口可能如同打针只有一个针孔大,甚至是从远端直接对患部导入能量,完全不会有伤口,手术完只是把消毒的棉花拿掉而已。而「无血」则是手术过程中,因为不对器官做任何切除,也没有开膛剖肚,所以过程中病人几乎不会失血。至于「无人」的境界,指的是整个手术的执行,从肿瘤的定位到能量的导入等等,都是由电脑及机器人导引,全自动化处理,比医师更精準的施行治疗,在医师及工程师们的努力下,这一天相信将很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