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过方懂笑看人生‧魏家祥戒馋嘴重运动

收藏:250


(吉隆坡10日讯)2015年对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是非常难忘的一年。这一年,他生了一场病,休息了一段时间,复工后,因为暴瘦而引起各方对病情的揣测,惟病过方知健康重要的魏家祥对这一切没有太在意,他笑言生病让他学会笑看人生。这一场病也让他改变了饮食版图,也开始正视运动的重要,并準备以一个健康的身躯迎接自己的本命年。魏家祥在接受《》访问时,对记者询及其健康状态的问题时,双手平伸,劈头就说:“你看我怎样?OK吗?”要记者亲自“审视”他的健康情况。与去年11月复工初期的“瘦削”身型比较,眼前的魏家祥确实长肉了,脸色也恢复了“血气”,整个人看起来也神采奕奕,病容尽去。魏家祥说,现在的他体重87公斤,比出院时的82公斤,增加了5公斤,让人看起来比较“顺眼”了。他说,其实依他的身高,标准的体重应该是78公斤,因此,既便是刚复工时的82公斤,也已经超越标准体重。“给人暴瘦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大家不习惯或不曾见过瘦削版的魏家祥吧!”魏家祥“嘴馋”,甚幺都吃是几乎众所周知,而他也不讳言,过去的他一直都暴饮暴食,叉烧、龙虾、海鲜类是最爱;而且因为工作关係,一天五、六餐是平常事,晚餐变宵夜正常不过。“加上我没有运动习惯,就连散步、走动都少,长期下来,累积的脂肪也越来越多,最高峰时,体重达105公斤,胖到连颈项都看不到。”现时蔬菜当主食过去虽然知道自己的生活作息不正常,可是就是一直没有很大的决心去改善,一直到去年生病,躺在病床上,认真的思考了很多,也才领悟了人生是在自己手里,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健康也是由自己掌控。“生病时,饮食要控制;手术后,我也开始注重饮食。我现在都儘量吃得清淡,以蔬菜为主食,减少肉类,而且维持三餐正常的饮食时间表。”“我以前早上喜欢吃椰浆饭,现在我改吃低热量的印度薄饼Thosai及印度麦饼Chapati。以前我吃东西讲求可口、美味、口感,现在只为了不饿肚子而己,吃饱就够了。”“我对饮食的定义也有所改变,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好吃就拚命吃,吃到撑不下去为此,我现在都只吃七分饱而已。我也不吃宵夜,每天三餐儘量准时。出席一些很迟开席的晚宴,我都会先吃晚餐,不会像以前那样等待开席才吃。”“对于喜欢的食物,我还是有吃,只是少吃。除鱼之外,叉烧及海鲜已经整年不吃了。”魏家祥说,叉烧最惹味的就是烧得焦黑的肉质,却也是最不健康的部位,所以不吃焦黑部份,倒不如不吃。至于要如何摒弃“美食瘾”,魏家祥一副简单不过的表情说:“就不吃呀!”调整作息多运动对于运动,魏家祥还是没有进行如打羽球、网球等激烈的运动,主要是一些温和如散散步、甩甩手等运动。他说,他的运动习惯是在医院休养时养成。“那时每天5点就得起床,没事干就起来走动、走动,散散步。现在我也起得比较早,所以都有时间做做运动才上班。”除了改变饮食,开始运动,魏家祥也调整了作息时间,每天只安排四五个项目,减少剪綵、应酬之类活动,儘量不让自己太操劳。“我现在都儘量让自己在晚上12点前就寝。”魏家祥坦言,在病床上,他想了很多,虽然医生很明确告诉他,手术只有1%风险,可是到了进入手术室那一刻,仍不免胡思乱想,有很多感慨。他说,经过那场病,他看开了很多,对生命也有了另一番诠释,觉得不需要太执着,也不必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对于我的病情,至少有七八个版本,也有不少人说我就快死了,以前的我可能会很生气,很在意,可是,现在我会去宽恕这些造口业的人。”他说,躺在病床上,他深刻领悟到个人实在很渺小,个人在与不在,世界还是继续在转动,因此无需为无谓的事情伤神,倒不如利用空间好好的思考,把眼光放得更长远!绝不与廖中莱内斗2013年党选,合作攻下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两龙头宝座的廖中莱和魏家祥,2年来合作无间,魏家祥更坦言,有他在位一天,一定确保马首是瞻,马华的一号和二号人物不会内斗。他强调,会扮演好老二的辅助角色,不会越俎代庖。“过去的历史、近期的巫统和国大党的内耗,一再证明,党的最高核心领袖不协调,必定会掀起轩然大波,给党带来最大的伤害。他说,马华在过去2年,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定,他希望这个和谐可以维持至下届大选。魏家祥坦言,直至今日,还是很多人迫切想看到一号和二号人物内斗,因为只有乱,他们才有机会,于是,总会有人到廖中莱面前说他的坏话,也有人到他的面前说廖中莱的坏话。“可是,我与廖中莱的合作是不容易被摧毁的。我们无所不谈,甚幺都摊开来讲,我们都知道谁是戴着面具的人,我们不会说穿他们,但我们不会让他们的计谋得逞。”大选胜算要看党员魏家祥说,马华在来届大选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选民不支持,而是重新赢回党员的信任,只有获得自己人支持,马华才可能在第14届大选有更大的斩获。他说,如果连自己人都不支持马华,马华要在大选中胜出是难上加难,只有重新整理党员册,动员所有的党员,马华才有胜算。他说,2016年最大的心愿是看到马华上下团结一致,全力的为大选备战。他认为,现在备战大选比党选或其他一切都来得重要,把大选当做最重要的议程。“马华要赢取的是大选,没有了江山,甚幺都谈不上了,所以马华上下都应该尽力解决党选余波的后患,同时极力挽回党员的心。他说,马华已针对40个国会选区,90个州选区的备战工作作好準备。“我已经见过所有的85个区会领导,以了解他们的备战策略;我会展开第二轮拜访,看看他们是否已经跟得上报告的进度。我会不断鞭策他们,我不要他们滥竽充数的随便找上一些人担任投票区负责人,我要确保他们从国会解散到投票的所有功夫、细节都作好万全準备。”他也透露,马华已把初步候选人名单提呈给首相。“至于胜算,现在谈论尚言之过早,我只能说,马华会继续努力,会尽一切努力的走下去,全面搞好各种政策,我相信选民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扩大代表制无悬念魏家祥强调,马华于2009年就通过扩大代表制,2013年成立直选委员会,也先后走访13州的区会,访问了中共、国民党,而且报告也已获得会长理事会接纳,2015年代表大会也达致了共识,扩大代表机制可以说是毫无悬念的了。“因此,我不明白到了今时今日,为何突然出现反对之声。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之前的努力是为了甚幺?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不去执行也必招来谩骂,人家会说讲了这幺久没有去做。”“我希望党员现阶段不要作出任何决定,应该出席3月5日的汇报,清楚了解这个机制,之后才下定论。”他重申,扩大代表制并不是廖中莱所提出,它是拿督斯里翁诗杰出任总会长时所提议。“当时他提议的是要直选,可是在还没有做到把2000名代表扩大至200万名党员直选之前,先扩大代表制是比较中和的作法。”他说,马华深入讨论扩大代表制的执行方案,也找精算师来分析及制定代表的票数,一切都几乎水到渠成了。至于特大是通过秘密投票还是举手投票,以对选举制度表决,魏家祥认为,这不应该成为一个课题,因为党章清楚阐明,只要有三分之一的出席者要求秘密投票,那必定是投票,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他促请代表们不要继续内耗,而应该专注全力为随时到来的大选备战。教育事务责无旁贷魏家祥强调,虽然他已不在教育部门,但当人们因为教育课题找上他,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他说,他是内阁部长,而华小、教育事务都必定要带入内阁讨论,因此他责无旁贷。他是针对虽然他已从教育部门转换跑道至首相署,但华裔在遇到棘手的教育问题,还是第一个想到他,无奈的说,这不是他所想的。“教育问题棘手又複杂,我是好不容易才脱离苦海,可是,人家找上门,我可以逃避吗?何况我还是马来西亚教育咨询委员会成员,而且也在教育的圈子打滚很久,很熟悉这个部门的操作,我不可能置之不理。”魏家祥说,他会与张盛闻紧密互补的在教育课题上协助华裔。对于现有的部门,魏家祥强调,自有了华裔中小型企业单位以来,已经成功的协助华商在融资、拓展业务方面取得不俗的成绩。马华讲事实做实事魏家祥坦承,反对党在新媒体这一部份做得十分成功,而且也很敢讲,可是,他认为,人民会进行比较,而马华也会继续讲出事实,让人民去判断,他们最终会知道谁真正解决问题,谁又是戴着虚假面具。无疑的,今年绝对是深具挑战的一年,麵包和牛油绝对是主宰因素,是政府赢取民心迫切需要解决的一关。他说,从民联到希盟,反对党都一味只是骂,把矛头指向别人,说一套做一套。他们一直在玩民粹,可以为了共同利益,出卖原则,他们没有改变过,而人民最终会醒觉过来。‧报道:冰冰‧2016.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