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负担研究助决策本土研究盼更多支持

收藏:422

知名医学期刊《刺胳针》(Lancet)日前刊出一篇中国的「疾病负担」研究,但图表中将台湾纳入比较,引发副总统陈建仁等学者抗议。然而,各国常用全球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GBD)作为公卫政策施行依据,悲愤之余,也值得关心台湾本土疾病负担研究。中研院统计科学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罗伟成博士受访时指出,疾病负担提供证据导向观点,有助政策制定,更能评估执行成效。

全球疾病负担研究 失能和死亡一样重要

何谓全球疾病负担?罗伟成解释,其目的是以系统性方法,收集各文献、资料库的健康资讯,由统计方法,推估全球各国因疾病的失能和死亡造成的负担。

过去评估某地区的人民是否健康,常用看重人民的寿命或死亡率。不过,罗伟成指出,许多疾病不会造成患者立即死亡,却会造成病人很大的痛苦和折磨。对此,全球性疾病负担计画的发起人Chris Murray和Alan Lopez发展一个新的指标DALY ( disablity-adjusted life year,失能调整生命年),将死亡和失能两指标合併。

哪个疾病更棘手? DALY可评估

所谓DALY,相当于生命损失人年數(Years of Life Lost, YLLs)加上失能损失人年數(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 YLDs)。YLLs是指因为疾病早死而损失的余命;YLDs则是因罹患某疾病,造成生病这期间因健康状态损失的健康生活的年份。

罗伟成说明,DALY的好处在于,可以比较不同疾病对于一群体造成的健康损失。举癌症为例,有些癌症造成患者很快死亡,但另一种癌症却会让病人苟延残喘很久,很难去评估哪一种癌症比较严重,就可以由DALY来评估。

此外,全球性疾病负担的概念,还含括疾病的上游危险因子、疾病发生,后续导致的潜在负担,包含失能和死亡负担、疾病花费等。

本土PM2.5疾病负担研究 推估深奥电厂影响

罗伟成曾参与「台湾PM2.5暴露的死亡负担」研究,将不同PM2.5暴露,转换为健康影响程度。他透露,他们后续更运用在深奥电厂的健康影响评估,计算深奥电厂会引起多少PM2.5浓度改变,预测造成多少疾病负担。该研究可以非常值观地向政府和民众,传达影响健康的讯息。

「过去观念认为,高浓度PM2.5与肺部疾病有关。」但罗伟成说,该研究验证过去研究结果,中低浓度PM2.5暴露与心血管疾病关联性高。其他包含糖尿病、慢性肾脏并、脑部退化性疾病等。

协助公卫政策 提供证据导向观点

罗伟成提到,过去一些相关健康政策评估、疾病防治讨论,多以专家意见为主导,但他认为,若以疾病负担指标切入,可以用死亡、罹病、危险因子等角度来思考。他也强调,「并非专家意见不重要,只是可以提供一个证据导向的参考指标、多角度思考。」除了帮助卫生政策制定,还能回头评估政策执行有效性。

目前台大公卫学院成立台湾疾病负担中心,希望全面架构疾病负担资料库。但罗伟成坦承,该计画仅有校内经费支持,目前正职员工人数不超过5人,由于工程浩大,希望越多人参与越好。

近半B肝带原者不自知 正确筛治避免肝炎三部曲

罹肺癌7年 选对标靶精準治疗让他陪女儿上大学



喜欢本文请按讚并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