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粉丝‧砍女歌手‧冲上歌台挥3刀

收藏:499

疯狂粉丝‧砍女歌手‧冲上歌台挥3刀(槟城)有“福建小天后”之称的南方机构女歌星董美燕,週四(12月11日)晚11点多在青草巷莲花寺神庙酬神歌台演唱圣诞歌曲时,突遭一名疑是疯狂的“男粉丝”冲上舞台挥菜刀砍伤手臂。董美燕面对这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自然反应就用手档刀,结果左肩和左臂不幸被砍中3刀,甚至险些毁容。台下歌迷见状后,马上群起逮住逞兇男子,并把董美燕送往槟城医治疗。目前,董美燕的伤势已无大碍,警方今日(週五,12日)已将男嫌犯押往法庭申请延长扣留令,作进一步调查。遇袭的女歌星董美燕出过2张个人专辑,人长得美,声线也甜,在北马极具盛名。据悉,她目前也正筹备第3张个人福建专辑,相信将在不久后推出。台下歌迷合力逮捕据董美燕的父亲董天财透露,事发前,他的女儿已演唱几首福建歌。当女儿进入后台更衣,準备再度出来演唱时,这名嫌犯就突然冲上歌台逞兇。“我女儿当时是唱着圣诞歌,台下的歌迷看见这名男子打开他手上的皮包后,拿出一把菜刀跑上台袭击我的女儿。”董天财说,这名嫌犯袭击他的女儿后,就想跳下台逃走,所幸台下歌迷见义勇为,马上包围这名嫌犯,并将他逮住,然后交由日落洞警方处理。事后,更有一名老歌迷自告奋勇将董美燕载送到槟城医院治疗。由于事出突然,歌台负责人在事件发生后立刻结束接下来的所有演出,聚集在现场的歌迷也陆续离开。随后,当记者前往採访时,却遭现场几名不明人士警告不可报导与神庙有关的内容。据被警告的记者说,相信对方是担心新闻出街后,会影响这间庙明年向警方申请歌台的准证。董父:不认识嫌犯警以伤人罪扣查董美燕的父亲董天财说,他们一家并不认识这名嫌犯,但据他了解,这名嫌犯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而且他还听说嫌犯是当地居民。但不管怎样,他将一切调查工作交由警方处理,只希望女儿平安无事。槟岛东北区警区主任阿占助理总监週五受询时指出,目前他还在马六甲休假,因此尚未取得此案的详细报告。可是,不管嫌犯是否因精神失常而伤人,警方都会以伤人罪名扣查他,然后再作进一步的调查,以了解嫌犯逞兇的动机。目前人在医院休养的董美燕,是南方唱片机构继蔡可荔、张美玲之后倾力栽培另一个福建小天后,歌迷都叫称她为小燕子。她也是已故”远东歌王”方顺元(年少主音方炯宾父亲)的学生之一。“是否想要惹事”大汉阻拍照董美燕遭袭击的事件发生后,一名身穿背心的彪形大汉出现在槟城医院,恐吓在场採访的媒体,并阻止记者拍照。当时,现场有两名记者正向董美燕的父亲了解事发经过,突然一名男子上前阻止记者拍照,语气恶劣地用手指着一名记者骂说“是否想要惹事”。这名记者因公务在身,并没有继续与这名男子纠缠,不过对于这名男子的行为,感到遗憾,也不排除会警方备案。“女歌手抢我财物”嫌犯曾向美燕诉苦董美燕接受《》访问时透露,袭击她的嫌犯,其实较早前曾向她诉苦,指有女歌手抢走他孩子和他的财物。但她并不清楚嫌犯所讲一切是否属实。“我的印象中,他经常都在我驻唱的地方出现,虽然我和对方不是很熟悉,但有过一些浅谈。”不过,当记者欲向美燕作进一步了解有关此嫌犯的事情和一些真相时,却遭到一名年轻男子的阻止。感谢歌迷保护不放弃歌唱事业“虽然我不会因为这次的伤害就放弃我最喜欢的歌唱事业,但这次的事令我很害怕,相信会对我日后登台表演带来影响。”貌美的董美燕想起险遭毁容的经过时,仍心有余悸。她说,其实每位登台歌手都会害怕遇到太过“热情”的“粉丝”,所以这次的事件不只是她个人感到害怕,也是很多驻唱歌手的隐懮。“我希望法律能制裁那名伤害我的男子,我也非常感谢我的歌迷在我发生事情时尽力帮助和保护我。”经过週四晚的惊吓,董美燕目前还在槟城医院疗伤,其伤势已经稳定,情绪也慢慢恢复正常。观众恫言翻桌谈辛酸史男歌手喊怕董美燕遭袭击的事件发生后,北马一带的驻唱歌手都喊怕怕,更有歌手忆起自己在这歌唱路上遭遇的难忘事件。驻唱多年的北马知名男歌手许文友就算有一副好脾气,也逃不过被观众恐吓的命运。他忆述,最深刻是七八年前,他未出唱片前的某个参赛活动,当时虽然还是个“菜鸟”,但一直以来都是很多歌唱比赛的热门冠军。“记得那是北海的某个公开赛,很多没经验的新人都很热烈地参与。演出当天,刚巧遇上大桥大塞车,我迟到了15分钟,就刚好错过了我演出时间。我向主办当局解释了迟到理由后,他们也接受了,之后就安排我再上台重唱一遍。结果,观众的反应很热烈,掌声不断,就引来一部份人的不满,结果在公布成绩的时候就发生了纠纷,让我对我的歌唱事业有更深的体会。”避免闹事让出冠军他说,评分的结果是他获最高分,是当晚的冠军,结果风声一传开,立刻引来那群人的不满。之后,那些人更向主办当局放言:“如果今日的冠军是许文友,今日晚上我们的人会马上翻桌,不会就止罢休!”他们也不服气说,许文友是多项歌唱比赛的冠军,根本没资格来争夺这公开赛。“之后,很遗憾的,主办当局也来和我商讨,为了避免观众在台下闹事,希望我能体谅,把冠军让出来,拿一个第4名,而我也觉得自己迟到的确是错了在先,也同意了这个协议。”他无奈说,身为驻唱歌手往往要四处演出,很多情况是避不过的,就算错的是观众,也要先学会妥协,先抱歉,免得他们有机会来伤害你,他说,这一些,从他决定踏入歌坛的第一天,就做好的準备。“表演时,也常遇过一些不满你的观众不停地向你抛冰块或其他物品,在莫明奇妙被攻击后,我还是经意忍住痛,笑着把所有的歌给唱完,这就是我们歌手没人知的悲哀,又无奈却甚幺都做不了。”‧2008.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