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如何?NIKE 广告翻转定义:「那就告诉他们,疯狂的女

收藏:683

Nike 在 2/24 推出一支「Dream Crazier」的影片,旁白用冷静的口吻述说着女性在追求梦想时,一路上是如何被蜚言流语伤害,然而,转折的时刻就在 0:37 秒,那是一位参与马拉松比赛的女性跑者,她甩开众人的拉扯,毫无畏惧的为自己开闢一条跑道,就在那个认为女性跑步,子宫会掉出来的年代。

「什幺样子的女人,才叫做疯狂?」

女人,背负着社会对性别的种种限制与教条,从匍匐前进到疾走狂奔。一代一代的女人,企盼的是与男人平等的权利,那种渴望,是在马拉松上能有一条自己的跑道,是在篮球场上弹跳扣篮时能有人为你欢呼,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潜能爆发中,没有人会跳出来质疑:你是女生,所以你不够格。

Nike 在 2/24 推出一支「Dream Crazier」的影片,旁白用冷静的口吻述说着女性在追求梦想时,一路上是如何被蜚言流语伤害,然而,转折的时刻就在 0:37 秒,那是一位参与马拉松比赛的女性跑者,她甩开众人的拉扯,毫无畏惧的为自己开闢一条跑道,就在那个认为女性跑步,子宫会掉出来的年代。

这些女性,她们的名字或许被写在历史上,被世人纪念,也或许她并没有被记住,埋没在历史洪流。但是在女性被贬抑的年代,她们用社会所说的「疯狂」,一次次证明女性是有力量的、她们的疯狂有值有价,甚至推动女权进步,让现代女性能够觉醒自立。

性别,从不是阻碍人前进的原因

在高唱女权自助餐、女权过盛的现代,我们期待的是,所有人能一起看看这只充满女性历史进程的影片,重新思考平等的模样:

第一位跑进马拉松的女性跑者——Kathrine Switzer

(影片里的跑者并非 Kathrine Switzer,但诉说的正是她的故事)

在 1972 年以前,全世界最古老的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是禁止女性参赛的,当时人们认为,女性跑步会让子宫掉出来、胸部缩水,因此禁赛。1967 年。热爱跑步、希望证明女性运动实力不落人后的 Kathrine Switzer,以「K. V. Switzer」的名字报名波士顿马拉松。当她出现在跑道上,裁判激动地想将她拉出比赛,身旁跟车的记者对她喊:「你究竟想证明什幺?你是在追求妇女参政权吗?还是十字军出征呢?!」(推荐阅读:第一位跑进马拉松的女人)

她后来接受记者採访,说道:「我只是想跑步而已⋯⋯就算是跪着爬着,我也要完成这项比赛。」

后来 Kathrine Switzer 确实完成了比赛。而波士顿马拉松在 1972 年解禁,开放女性参赛。

第一位网球大满贯黑人女单冠军——Serena Williams

Serena Williams,她是首位网球大满贯黑人女单冠军,被誉为网球史上最伟大的女子选手之一。2017 年,她因为生产休养了 15 个月,于 2018 年的 WTA 印地安泉赛宣告复出。(推荐阅读:Serena Williams: 妈妈不必是超人,做好自己就可以)

作为一位职业网球选手、一位女性,过去我们总认为产后要再次复出是难上加难:你想要当一个「好妈妈」?还是成就你的网球事业?你的能力在这 15 个月后的休兵,还能恢复昔日光荣吗?Serena Williams 历经产后肺栓塞,走过众人的质疑,重新回到了网球场,在复出首场印地安泉赛获得胜利。高举球拍,向众人示意:女性的身份,从来就不是阻碍自己发展的理由。

她可以是一位母亲,可以在复出后做得更好。

第一位戴着头巾参加奥运的美国穆斯林女运动员——Ibtihaj Muhammad

2016 年奥运击剑场上,一名击剑选手摘下头盔,兴奋地叫喊着,而她的头上包覆的是穆斯林头巾——她是 Ibtihaj Muhammad,也是美国史上第一位穿戴头巾参加奥运的女性运动员。

她虽然在美国出生,然女性穆斯林的身份让她饱受歧视。小时候,她的家人想要寻找一个适合她的运动,但是穆斯林的装束限制了她在其他运动项目的发展。后来,他们让 Ibtihaj Muhammad 参加击剑队——一个能够包覆全身的运动。

2016 年她站上了奥运击剑场,儘管没有获得名次,但她说:

你的疯狂,有值有价

回顾这些历史脉络,有多少的女性,是在众人歧视的眼光,一次次的中伤、爬起、打击、再爬起。性别平权发展至今,我们还是能在生活中察觉到各式各样的性别刻板印象:女性的歇斯底里、情绪化、不够理性、没有能力⋯⋯。然后对着那些企图向世界证明自己能力的女性说:你疯了是吧?

但是,疯狂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