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万圣:日本人身上胡闹的灵魂

收藏:412

10月31日晚间,涩谷车站发布「混杂」警示,车站内外都挤满人潮,电视台还派出空拍摄影机,捕捉这些身穿奇装异服、摩拳擦掌要喧闹一番的人们;隔天,神奈川县川崎市举办千人大游行,让民众使出浑身解数创意发想,边扮装边压马路;因为内部斗争激烈而危机重重的山口组,则特别刊出公告道歉,抱歉要让各位小朋友们失望了,今年不发糖啦──种种片段,这一两周在日本各个角落上演,他们的主题都一样,就是万圣节。究竟万圣让日本人多疯狂?又为何疯狂?

疯万圣:日本人身上胡闹的灵魂

追本溯源,1983年时,东京年轻人文化发源地──「原宿」有一家杂货店,率先发起了万圣节扮装活动,而1997年东京迪士尼举办万圣节主题游行,同年川崎市亦举办了超大型万圣节游行,万圣节的知名度才算开始扩展。迪士尼的影响固然很大,但检视日本的文化性格,让万圣「火」起来的主因,就在于它兼具了「祭典」风情与「时尚」特色。

很多人也许纳闷,同属东方国家的日本,以宗教而言,天主教、基督徒也非佔多数,本来就没什幺万圣夜、万圣节的习俗,但与其将其归于宗教节日,疯万圣的日本人更倾向解释成秋季的「收穫祭」,是工作告一段落时的偷闲,带点黑色、怪诞风情的狂欢祭典,万圣节让人们有了聚在一起喧闹一番的理由。

而比起一个月后带着浪漫气息的耶诞节,万圣节不单纯只是专属恋人、家人的日子,更多玩耍气息,让朋友、群体间更亲近地走在一起,甚至是一个人也可以享受,只要打扮得够炫,就算不认识的人也能轻易打成一片,喧闹声也更加响亮了。

要以高超技术装扮自己,日本人绝对很有信心,万圣节符合了时尚与创意展现,俨然就是Cosplay大展现。我住家附近的卖场,从9月底就开始展出各式装扮服饰,twitter等社交软体,也不断流通各种cosplay的心得、分享,「当天要扮成谁?」成为关键字。我在万圣节前一周到了川崎车站,行进间和一位妈妈擦肩而过,这位妈妈让路人回头率是100%,我也不禁连声讚叹,因为身材丰腴的她穿上一袭黑色紧身洋装,把自己的皮肤涂成青紫色,牵着打扮成小美人鱼的女儿快步地走,完全还原「乌苏拉」角色。

我来不及用镜头捕捉这位妈妈,但想必她不管到哪个扮装活动都会引起关注吧,这一天就是这幺自由,相较于一般和式祭典时,人人换上传统服装、夏季浴衣等,带着欧美搞怪风的万圣节,却能随心所欲变成美丽的梦幻公主、或自嘲地把自己弄成坏角色,扮装象徵着从日常生活中解放,重点是,只要能炒热气氛,只要够有创意够吸引人,一切开心就好!

疯万圣:日本人身上胡闹的灵魂

学校的心理学老师在课堂上也提到,他所住的公寓上週也举办了万圣节庆祝活动,愿意参加活动、让小孩敲门给糖的家户,就在门口贴上专属的明信片,让孩子们可以在大厦中「跑大地」,他和妻子原本準备了20份糖果饼乾,最后一整天下来就有超过三倍的孩子来敲门,害他们夫妻俩为了筹备小礼物疲于奔命。老师笑笑地把这个生活小片段说完,我想,就算是搞不懂大家在闹什幺的人、理智成熟的大人们,也大多採取观望、不干涉,没办法,因为是万圣节嘛,胡闹有理姑且纵容。

「Halloweennight,midnightboogienight!南瓜正提出邀请,来吧,让我们击掌、扭腰!今夜大家都变成笨蛋吧!Halloweennight!来吧,让我们跳舞,别多说了,讨厌的事情全都忘记吧!一年一度的嘉年华,鬼魂们的自由,今夜限定!」这是日本女子偶像团体AKB48于8月底出的单曲《ハロウィン・ナイト》(Halloweennight)的歌词。

8月底就开始传唱万圣夜,到底有多急?当时我觉得有点傻眼,但事实证明唱片公司真的挺厉害,歌词简单明了地传达出日本人对万圣夜的想像与期盼,这首歌亦一路唱到了11月。万圣商机在各个业界延烧,根据日本记念日协会推估,2010年时380亿日圆的万圣节消费市场,2014年突破1100亿,比情人节市场1080亿还要惊人,今年则上看1220亿,经济效益着实惊人。

有时候会觉得,日本人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祭典与活动当「配套」,才甘于在日常生活中当模範生的,如果说「不给糖就捣蛋」在这一天是天经地义,难得有正当理由可以胡闹一番,跳脱规则开心做自己也没什幺不可以,万圣节就在这些天时地利又合衬人心的情况下,成为日本的定番庆典一景,而我在电视上、在街道间,看到这些「很不日本人」的日本人们时,虽然还是觉得很吵又有点烦,但彷彿褪去了平时武装的面具,淘气十足,我觉得他们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