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蓝色配橘色的电影吗?《电影冷知识》

收藏:191

你喜欢蓝色配橘色的电影吗?《电影冷知识》 

  还记得上次看到像《骇客任务》(1999)一样偏萤光绿,或者像《艾蜜莉的异想世界》(2001)以黄色与绿色为主要色调的好莱坞片是什幺时候吗?如果你常看好莱坞电影的话,你可能会发现最近大部分的电影在色调上都相差无几。更準确地来说,十部爆米花片当中,可能有八部的主要色调都是蓝色与橘色。蓝色加橘色的潮流早在二○一○年就被提出来讨论,因为好莱坞在色彩上的多样性在西元两千年之后似乎逐渐消失,所有的好莱坞电影似乎都进入了一个以蓝色与橘色为主的宇宙里。人们甚至给这种色彩风格起了一个名字叫Teal and Orange,或者称之为水鸭色与橘色。

  为什幺蓝橘配色会这幺流行呢?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思考,这两种颜色是我们最常见到的自然光源颜色。点燃瓦斯炉,你会发现火要不是蓝色,要不然就是橘色;在清晨或黄昏时,天空会是蓝色到橘色的渐层。蓝色与橘色,本来就是我们很熟悉的颜色。

  再者,蓝色与橘色,也是强烈的对比色。在一般「红—黄—蓝」的色彩系统中,蓝色的互补色正是橘色。这样的对比造就了强烈的戏剧效果,比方说人们就把安全感跟颜色连结起来:橘色是温暖而安适的颜色,而蓝色是冷漠而疏离的颜色。

  另外,蓝色与橘色更是处在色温轴线上近于不同两端的对比色。大致上来说,色温是某种物体加热时的颜色,包括有从红色、橘色、黄色、白色到浅与深的蓝色等等,跟瓦斯炉上的火焰颜色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跟我们的直觉不一样的是,红色火焰的温度其实是比蓝色火焰要低的;同样的概念也可以套用到色温上面,色温越高就越蓝,色温越低就越偏橘红。而由于色温一直以来都是电影摄影的重要因素,电影画面的色调会经常出现橘色或蓝色,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喜欢蓝色配橘色的电影吗?《电影冷知识》

  以胶卷拍摄来说,胶片有分所谓的日光片(daylight film)与灯光片(tungsten film)两种,对应的正是日光灯偏蓝的颜色,以及钨丝灯偏橘红的颜色。虽然数位摄影的白平衡系统还可以有其他的色调调整轴线,但从红到蓝的色温轴线仍是最主要的调整选项。灯光器材也是同样的情况,主要分成钨丝灯色与日光色两种,再辅以橘色与蓝色的灯纸去调整灯光的色温。所以,不管是蓝色还是橘色,只要换另一种胶片或换灯光组,其实都很容易达成。一九八二年的《银翼杀手》就是一部经典的蓝色调电影:片中大部分的街景都下着雨、飘着雾,这样的冷漠感就是透过蓝色调所传达出来。一九九六年的《罗密欧与茱丽叶》(William Shakespeare's Romeo + Juliet)则是以橘红色调来强化剧中的激情与能量。李屏宾摄影的《海上花》更用了日光片去拍偏橘红的灯色,创造出妓院里昏暗暧昧的暖色调画面。

  不过这些都没有办法真正说明为什幺蓝橘配色在最近才突然流行起来。在西元两千年之前,还是有很多电影属于比较写实的彩色调,如《阿甘正传》。即使是《银翼杀手》或《海上花》这种色调偏重的片中,强烈的蓝橘对比还是较少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面。但反观二○○一年起始的《哈利波特》系列、二○○七年的《变形金刚》系列,或者大部分由英雄漫画改编的电影,蓝橘对比几乎无处不在;《疯狂麦斯:愤怒道》(Mad Max: Fury Road, 2015)与《创:光速战记》(Tron: Legacy, 2010)更是到了片中几乎只剩蓝与橘两种颜色的地步。也可以看看同样是拍摄蝙蝠侠的系列电影,提姆.波顿版本的《蝙蝠侠》(1989)与克里斯多福.诺兰的《黑暗骑士:黎明昇起》(2012),前者比起蓝橘对比,倒不如说是黄紫对比,并没有强烈的偏向某种颜色─即使是夜晚的街头,唯一的色调也只是黑;后者则是大量的使用有「电影感」的色调,并且在大部分的夜晚场景中,可看出明显的蓝橘对比。明明后者已经几乎脱离「漫画」的改编,为什幺诺兰版本的蝙蝠侠电影反而色调比较重,甚至更多蓝橘对比呢?

你喜欢蓝色配橘色的电影吗?《电影冷知识》

  胶卷数位化

  这要说到一个在二○○○年出现的新技术了。在这以前,数位电影还没有普及,不管是拍摄部门还是放映部门,用的大多都还是胶卷。后製部门是最先开始数位化的,但主要是製作明显可见的电脑特效,做完特效之后,还是得印回胶片上。虽然剪接系统已经在九○年代由AVID公司推动,逐步革新成数位化的非线性剪辑系统,但早期的非线性剪辑系统只能处理低画质的影像,在后製流程中它只会输出一个剪接点决定列表(EDL),高画质的后製必须用胶片素材依照这张表去重新组合,这个过程称为套片。而这些后製用胶卷,就是所谓的中间片(intermediate),意指沖洗出来的原始胶片与放映用的拷贝中间的胶卷。也就是说,二○○○年以前,我们在戏院所看到的电影影像,除了那些加了电脑特效的片段之外,都只有经过沖洗与拷贝等处理而已,并没有真的转成数位档案再印回胶片上。

  然而在二○○○年,名导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决定为他们的新片《霹雳高手》(O Brother, Where Art Thou?)做一件创举:为了要全片都呈现出复古色调,他们将胶卷进行数位扫描,转成2K画质的数位档,并用电脑系统去调色。这是第一次一整部电影都被数位化:之前虽然已经有很多片有数位化,但都是局部的,而且通常是为了特效;反之,《霹雳高手》却很少特效。扫瞄出来的数位档,基本上取代了原本的中间片,所以人们就叫这个数位档为数位中间片(digital intermediate),或者简称为DI。

  数位中间片虽然画质不如电影底片高,但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操弄,尤其是调色。加上当时数位特效的需求越来越多,数位中间片很快就变成业界标準。胶卷时代的电影其实也有调色的程序,但是除非上色或使用遮罩,否则大多只能在沖洗过程中透过调整曝光或浸泡时间来修改整个影像的亮度或者色彩之间的平衡,而且要等到沖洗完成才能看到成果。数位调色相对灵活许多,可以针对各种颜色做个别的调整、微调亮部、中间与暗部等区块的颜色,而且是调整完马上就可以看到成果。这让调色正式成为一个创意发展的园地─原本主要是在拍摄时由胶片、灯光与美术来决定影片的色彩,现在所有的色彩到后期都可以调动,甚至是重新创造。

  由名称上的变迁就可以看出这项技艺的定位变化,胶卷时代叫作「色彩定时」(color timing),意指在沖洗胶片时抓好时间,以还原拍摄时的颜色;后来又称「色彩修正」(color correction),意指将错误的曝光与色彩调回正确而统一的。数位调色兴起之后,虽然还是有人称之为色彩修正,但色彩调整(color grading)这样的称呼也变得流行起来,因为它更强调调色的创作。

  逃不了的脸色

  数位调色与胶片调色之间有一个很重要的分别,就是数位调色更容易创造出同一画面内的对比。假设某个画面的前景是一个人脸的特写、背景是昏暗的街道与阴沈的天空;数位调色可以轻易地把这个人的脸变亮、背景变暗,或者把人脸跟背景的颜色区分开来,但胶片调色时,除非原本两者的亮暗对比够大,否则很难做到跟数位调色一样的对比效果。

  不过数位调色的强大,对电影色彩的多样性来说却不一定是件好事。为什幺呢?如前面所说,调光师通常会把人脸跟背景的颜色区分开来、拉大对比。这于理有据:画面里最重要的元素,通常就是角色的脸,所以越突出越好。然而人脸的颜色是偏橘色的,无论是白人、亚洲人还是黑人都是如此,所以调光师会把人脸的颜色拉往橘色方向,然后把背景拉往蓝色方向以创造对比,加强戏剧效果。一切都很合理,对吧?但这也就是为什幺现在蓝橘配色的电影这幺多的原因之一。

  另外,由于电影格式日趋複杂,拍一部电影可能会在文戏跟风景的部份用A摄影机拍、特效用B摄影机拍、运动镜头再用C摄影机拍,导致素材的色彩不一。为了要让整部片的影像风格统一,或至少同一个场景不会变得好像是在不同地方拍的,调光师可以为所有的镜头覆盖上一层色调。如果同一场景的画面全都是偏蓝色的,那它至少在色调上就统一了。再加上为了把背景的色调跟人脸的橘色调做出对比,蓝橘配色自然就成形了。

  你喜欢蓝橘配色的电影吗?或者,你已经对蓝橘配色感到麻痺,无法再被它吸引了呢?下次看电影,或许可以试着观察影片的调色方式,说不定会有意料之外的发现。

你喜欢蓝色配橘色的电影吗?《电影冷知识》

书籍资讯

书名:《电影冷知识:跨越银幕之外,我们都想探索的电影製造祕密》

作者:许立衡、张凯淯

出版:PCuSER电脑人文化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