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流向天堂的尼罗河

收藏:907

突然,船舱内的电话铃响了。我的天,正是半夜2时。「起床啦!」电话里传来导游的声音。我也立刻清醒:「是啊,今天要去朝圣。」
「朝圣?」朝谁?是太阳神。那是三千年前建立的「阿布─新贝尔」神庙,那是埃及法老王「拉莫西斯二世」为他自己─「太阳神」的化身修建的神庙。
睡眼惺忪,我们下船登车,半夜的阿斯旺市区只有路灯孤单地站在路旁。我们开到集合点时,荷枪实弹的军警立即过来检查登记,大大小小的旅游车有的早已到达,有的陆续赶来。等到3时左右,数不清的旅游车队由军车开道出发。不禁纳闷,「朝圣」还要惊动军警?
原来从阿斯旺到阿布神庙,要在撒哈拉沙漠里开车约4小时。早在1997年恐怖分子就曾袭击外国旅游团队,造成数十人伤亡。从此,有了半夜出发,军警护航的「朝圣」车队。
一条孤零零的公路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足足让我们开到清晨7时,太阳出来了,我们才到达。
远远地我们看到了尼罗河,它从阿斯旺水霸缓缓地流过来。三千年前,埃及人集中了他们在天文、地理、建筑、雕塑方面的智慧,在尼罗河畔的峭壁上建造了这座神庙。
没有宏伟的庙门,却有四座高大无比的塑像刻在峭壁背景上。远远望去,让人惊讶,这不是挂在碧蓝天空下的一幅神画吗?
拉莫西斯二世一不做二不休,为自己建立了四座塑像。果然不错,经过时光摧残,只剩下三座完整的。 有了残缺,似有所憾,却反而添了美感,增了古韵。
相对顶天立地的塑像,庙门只不过是进入峭壁山崖的一个洞口。由于不准带相机,更增加了洞内的神秘感。果然,神庙洞内别有天地。竟然是深不可测的神殿。高大的神像、圆柱耸立两侧,殿殿相连,直到最后终点—又是拉莫西斯在内的四座神像。
妙的是每年2月22日太阳节当太阳从尼罗河上升起,阳光会从神庙洞口射进神殿,步步深入,直到尽头,照在拉莫西斯二世的脸上,光芒万丈,功德圆满。
不幸的是三千年来的天灾人祸,风风雨雨,沙漠侵袭尼罗河,不但法老王朝早已消灭,拉莫西斯神庙也沉入了沙漠,无人知晓。直到1813年,一位名叫「阿布-新贝尔」的埃及男童引导欧洲考古探险家发掘了这座神庙,让它重见天日。为了纪念男童的贡献,也就命名它为「阿布-新贝尔神庙」。
▋神庙 重建天衣无缝
不巧的是1959年要建阿斯旺水坝,尼罗河水位升高,正好又淹没神庙。在联合国的资助下,集中了世界各国的学者专家,要把整个神庙升高60米。实际上,就是拆掉重建,这也是一项伟大的工程,拆下的一砖一瓦都要记录编号,在新址上恢复原样。
今天看到的神庙,整旧如旧,天衣无缝,令人钦佩。可是,太阳节阳光照亮神像的日子却不再是2月22日了,而是差了一天。以今天这样先进发达的科学技术居然没赶上古埃及无名的能工巧匠。
拉莫西斯二世也没忘了给他心爱的妻子建立神庙,就在他自己庙的旁边,庙内也不许拍照。虽然规模稍小,但是它有独特的女性温柔风格,给人留下相映成趣的印象。
为了安全,虽未尽兴,我们也得按规定时间,随浩蕩的车队回到了阿斯旺的尼罗河游船,完成了在埃及的「朝圣」。
▋访古 体验世外桃源
没有汹涛骇浪、激流险滩,尼罗河像羞涩的少女低头不语,静悄悄地流着。它见证了埃及七千年的历史,它也引领着我们在埃及顺流访古。
打开船上的窗户,对岸一片青翠,棕榈树在微风中摇曳,水面倒影清晰。来往交错的游轮鸣笛致意,游客彼此招手,怎幺看不到繁忙的货运,也没见喧嚣的码头,这里不是世外,却真是桃源。
船停了,我们在暮色中上岸。灯光照亮了一座残垣断壁的古剎,这就是「科姆波姆双神庙」。迎面的三根完美无瑕的立柱,顶着断裂缺缝的两截横樑,组成了一幅活的立体舞台灯光布景。庞大的壁上浮雕,不管是鹰神,还是女王,都栩栩如生。多幺难得的「夜游神庙」啊!
在这里欣赏歌剧「阿依达」会是什幺感受?
次日清晨,尼罗河把我们带到了「爱得福」,我喜欢这个地名,因为有了「爱」心,才会「得福」。
我们下船,得到的第一个「福」是重返童年,坐上了「马车」,达达的马蹄声把我们送到了「福」地,「火拉斯鹰神庙」。
火拉斯是古埃及神话中战胜杀父仇敌的英雄,也就是鹰神。据说这座鹰神庙是埃及迄今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庙门口的两座鹰神塑像昂首挺胸,威风凛凛。门楼宏伟高大令人惊讶,上面的的浮雕人物大小不一,匆匆一瞥,也来不及详细追究。倒是当年留下的尼罗河洪水标记成了考古科研的珍贵资料。
我们顺流而下,到了卢克索,这里有埃及面积最大的卡纳克神庙,庙内还有一个湖。传说拿破仑曾感歎它比巴黎圣母院大多了。我倒是觉得就在市区的卢克索神庙,虽然较小,其精彩程度,并不逊色。
偏重考古价值的游客认为帝王谷是访古精华所在,帝王谷洞内的壁画色彩鲜豔,保存良好,十分难得。不过对木乃伊并不感兴趣。沙漠谷内,交通不便,40度烈日高温下,全得步行,血压高身体不济者,必须考虑周到,不可盲从。
▋奇蹟 金字塔撼人心
尼罗河最后来到了开罗。访古的高潮就在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
金字塔原名不过就是「棱形体」,我在图片上看到时,也并未有过特殊的感动。可是,亲临其境,瞻仰金字塔,就不能不为之心惊魄动。
西元前2575年埃及第四王朝第二法老王「胡夫」建了埃及最大的金字塔。塔高146米,底边长230米。由200多万块石块砌成,平均每块2.5吨,估计10万人也要20年才能完成。
我爬上塔边,想假扮英雄挥手,让妻子照像。没想到塔下熙熙攘攘,人头一片,找不到给我照像的她了。下了塔后,更没想到她居然照到我了。
当年金字塔旁的狮身人面像就在尼罗河畔,由于沙漠扩大,现在根本望不到河面了。儘管残缺不齐,20米高、60米长的雄姿依然存在。
从小就听说那猜谜的神话。狮子考问过路人:「小时候一条腿,大了两条腿,老了三条腿,死了没有腿,是什幺。」答不上就被狮子吃掉。可是有人猜出答案,狮子立即变成了今天的狮身人面像。
站在狮身人面像前,想起神话。不禁怀疑,当初塑造的目的,未必是崇拜图腾狮子。难道就是要人们「反省人生」吗?
▋文明 十日游开眼界
「无心插柳柳成荫」。埃及法老王朝的祖先们,为了身后复活进入天堂,建造了宏伟的金字塔,和形形色色的神庙等等。他们何曾想到就因为有了毫无实用功能的金字塔,有了早已残破的神庙,埃及吸引了全世界的垂青,旅客络绎不断,财源滚滚而来,旅游业成了国家的重要收入。
尼罗河水清如镜,埃及的天空到处蓝天白云。没有那幺高度的工业化,也没有那幺严重的污染。国家现代化,也许埃及将来能摸索出自己的道路来。
有7000年文明历史的埃及首先创造了自己的象形文字,发明了用纸莎草造的纸…等等。在开罗博物馆里我们还看到世界上第一个用动物内脏做的避孕套,在那幺古老的年代,埃及就有自发的计画生育了。难道不应当对他们的智慧刮目相看吗?
原来就有埃及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风俗、文化的国家,很不幸曾经屡次被侵略、占领、从波斯、希腊、罗马…到英法帝国。据说,凯撒烧了埃及图书馆,屠杀知识分子,结果没人认识古埃及文,讲埃及话,现在变成了讲阿拉伯语的伊斯兰国家。结果,这里有不同肤色的人种,有容纳万人的清真寺,也有古老的天主教堂。埃及唯一美丽动人的地中海港口,命名却是纪念希腊的「亚历山大」。
这难道不是埃及人的「宽容」吗?
短短十天的埃及游,开了眼界,却也吊了胃口。似有所得,却依旧茫然。唯一挥之不去留在心中的是旅游团瞬间却不逝的友情。
这是一个12人的小旅游团,包括领队导游,都是活泼可爱的年轻人。只有我夫妻俩动作迟钝,步履维艰。幸有他们的爱心帮助,遂我夙愿,完成此行。
旅游的尾声是收购「纪念品」。导游带我们去领略开罗金鹰商店各种不同的香精魅力,和琳琅满目的纸莎纸绘画。埃及美男子「图坦卡门」和美女「埃及豔后」是最受欢迎的画中主角。开罗老城的哈利裏市场,胡同穿插,宛如迷宫。金银首饰,玉器铜盘,等传统手工艺品以及农副特产,应有尽有。埃及商人热情可嘉,当然也莫忘砍价。
返程飞机起飞了。俯视窗下,尼罗河蜿蜒曲折,仍在不断静静地流动。它孕育了七千年的埃及,给我们带来了非洲的光荣,带来了人类的骄傲。它还要流向何方?
它会继续不断地流,流到「天堂」…
文、图/沈玉麟
[转贴自世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