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进修班] F1巴西站:层次分明

收藏:493

F1赛道的特性并不仅是用其本身的弯角与直线道来下定义的,赛道表面本身也扮演关键角色,就因为它能影响车辆的抓地力、同时也能侵蚀轮胎,因此路面对于赛车设定与比赛策略都会产生影响。当规划与决定赛道路面的构成元素时,主其事者不仅得考虑到路面对于赛车性能的影响,同时也得考量到关于车手与现场观众的安全问题。

赛道的路面几乎是採用折衷的办法来铺设。当挑选原料与柏油化合物时,设计师也决定了这条赛道的抓地力程度,通常,赛道必须同时适用于F1与摩托车大赛。如果赛道只有一点点的抓地力,这会导致赛车的煞车距离拉长与产生更多的超车镜头,同时也会使比赛变得更刺激;但当摩托车在这里比赛时,就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以更极端的压车角度过弯会引起打滑,这就如同在肥皂上开车一样。

[GP进修班] F1巴西站:层次分明依照天候与定期维护,赛道路面使用年限大约是5至10年。赛道是由许多层次所组成。首先是受压层,在其之上是固定层,在最上方则是磨损层:确切的来说就跟一般道路的铺设法一样。受压层是由厚实的粗糙防水沥青所构成的。固定层则是被铺在受压层上变成地基,让不平整的受压层变得较平坦一些,然后紧紧地固定住最上方的磨损层。依照天候状况与定期维护,赛道路面的使用年限大约介于5至10年。

在选择柏油的原料:石块与沥青。设计巴林、上海、土耳其赛道的德国佬Hermann Tilke,通常就在当地邻近的砂石场选购最棒的石块,他会在实验室里检视其适用性,当然也会顾及到磨损与抓地力。为了达到所谓「贵族赛道」目标,有些时候当地素材并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像是为了铺设位处沙漠地带的巴林赛道路面,他还必须从英国的威尔斯进口石块到巴林,这又是一大笔的开销。

大部分赛道路面与一般街道路面是相似的,它们所承受的压力并没有什幺不同。在一般街道上,最大的负载大多导因于重量,举例来说,30公吨重型卡车的煞车力道;在赛道上,其负载则完全来自于对立面。炙热的轮胎会产生出如口香糖般黏稠残余橡胶在路面上,然后把路面里的石块向上拉起。赛车在高速行驶下会产生更巨大的拉力,这会导致赛车前方的强大压力与赛车后方的真空状态。Hermann Tilke描绘了其影响力:「对于柏油路面来说,这就像是前方有人用铁鎚猛敲路面,后方又有人用吸尘器猛吸赛道一样。」

[GP进修班] F1巴西站:层次分明由于地处于沙漠,邻近无石块可以使用,因此建造巴林赛道时,路面石块都是Hermann Tilke特别从英国进口的。在日常生活中,街道对于轮胎抓地力同样有深远的影响。乾地时得有黏性,雨天时的黏性必须更佳,这就是所谓的「粗糙参数」决定了薄膜因水份而增大的速度。「重要的是驾驶人不会因为路面凹痕、突起的柏油修补块、路面老旧、或路面损伤等,而导致轮胎抓地力突如其来的变化而被惊吓到。」Allianz科技中心Christoph Lauterwasser博士解释到:「同样的,危险区域可以因为路边标示而变得安全,这个方法局部运用于高抓地力的柏油层。举例来说,这适用于斑马线、十字路口、或是高速公路的路肩。」

在F1里也有一个问题,轮胎被赛道表面侵蚀的速度不仅是因为车速与煞车的作动,同时也因为赛道用料的细微构造。轮胎磨损特别高的赛道是西班牙Barcelona与义大利的Monza,磨损相对低的是摩纳哥赛道。而抓地力特别好的赛道是马来西亚、西班牙、德国Hockenheim、日本铃鹿,而澳洲、Imola、匈牙利、德国Nurburgring的抓地力就比较差。Frank Dernie正确地评价各种不同的状况与级别所带来的难题:「如果每一条赛道的环境条件都相同,那将会是非常可怕的。」这位Williams车队里经验丰富的工程顾问陈述到:「F1是最顶尖的,最棒的车手与最棒的赛车,不论在什幺地方比赛都必须跑得很快。」

至于举办F1巴西站的Autodromo Jos Carlos Pace赛道,抓地力与轮胎磨损程度都是属于相对低级别的。从这个角度来观察,这个位于圣保罗市近郊的赛道路面状况与这个拥有百万人口城市的市区道路没有什幺太大的差异,除了一点,那就是赛道上的坑洞或许没有圣保罗市区街道上那幺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