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骑脚车‧身心愉快‧成增进感情亲子运动

收藏:353

登山骑脚车‧身心愉快‧成增进感情亲子运动跟着丈夫经营了逾四十年咖啡店生意的郑月珍,每天在店里忙着应对形形色色的顾客,若是遇上横蛮无理的顾客,还得忍气吞声。于是,登山和骑脚车便成了她用来舒解压力的运动,透过冒汗排除掉体内的毒素,同时也去除了心中的烦躁。近几年,骑脚车更是她与儿媳们促进亲子关係的家庭运动。如果你常在下午时分在槟城新港一带见到一名年近六十的妇女一身骑行套装的骑着登山脚车经过,她可能就是当地“New Happy Cafe”的老闆娘郑月珍了!曾经因为看着心脏病这个无声杀手带走了63岁的母亲,让当年还年轻的郑月珍开始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因为害怕吃药,也深恐有一天会步母亲的后尘,她很早就已注意饮食和保持运动,甚至在孩子还年幼的时候,会带着孩子们一起去爬山、游泳,和孩子们一起做运动。新年前,她做的常年身体检验报告出炉,成绩“亮眼”,健康指数良好,那些常困扰晚年生活的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胆固醇……她都没有!不要以为上天特别眷顾她,那是因为她长期都有做运动,特别是近年热门的骑脚车,她早在7年前就已经开始骑着脚车上山了!家住槟城新港的郑月珍和先生张国森在当地经营“新快乐茶餐室”已经有40年光景,她是咖啡店的老闆娘,每天在住家和咖啡店之间两头忙,咖啡店营业时间长,她和老公及二儿子与二媳妇每天就以轮班方式轮流看店,不过,儘管如此,她也不会忽略了运动时间,平均一星期都会安排三四天的午后时间去做运动。“我先生是登山发烧友,打从十几年前开始我就跟着他去爬山,那时候的我每天都在咖啡店里应对形形色色的顾客,遇上横蛮的顾客时真的会教人抓狂,但打开门做生意,就只能忍,所以我就趁着爬山时去透透气,放鬆自己,让自己流了很多汗后,烦躁的心情也会变得轻快许多。”爬遍槟城大大小小郊山过去十几年,郑月珍和老公张国森几乎已经走遍了槟城大大小小的郊山,夫妻俩也是武吉占姆爬山队的成员,他们时常参与爬山队友们一起到邻州吉打及玻璃市州与当地的爬山队友们互相交流,夫妻即使出外旅行,十之八九也是和爬山活动有关连。“神山和大汉山我们也都上了两次,还有印尼泗水、台湾阿里山、尼泊尔登山行,我们也都有参加,其中尼泊尔还去了两次,一次是到ABC(安娜普娜基地营),第二次去EBC(圣母峰基地营)。”登山经验丰富的郑月珍不讳言,爬山对平日缺少运动的人而言是非常吃力的运动,当年她仍属新手上路时也曾叫苦连天,在上山过程即使出尽了吃奶之力,也常常让她上气不接下气,再加上山路崎岖不平,有些还特别挺拔陡峻,每次从山上下来都会令她周身痠痛,但这也是出汗排毒的最佳时刻,只要一想到流了很多汗后的轻鬆感,再辛苦也要坚持下去。“只是近年来医生说我的脚形开始向外弯曲,为免恶化下去,医生不鼓励我常爬山,因为下山时膝盖的承重力会比上山时更大,长期下去很容易伤及膝盖,所以后期的我把大部份精力放在骑脚车的运动上。”二儿子带动全家骑脚车从爬山队到脚车队,郑月珍也成了槟城SGAGT脚车队里年纪最大的女骑士!提起骑脚车的经历,郑月珍说这得从36岁的二儿子张伟伦开始说起。“我家老二伟伦是全家最先热衷骑脚车的人,是他带领我们全家爱上骑脚车运动。现在我的两辆登山脚车也是他买给我的!”原来张伟伦是槟城新港SGAGT脚车队的委员之一,因为儿子和媳妇都是脚车发烧友,二媳妇眼见家婆的脚形有越来越向外弯曲发展的趋向,不宜经常爬山后,就鼓励她不如加入他们的脚车队阵容。家里已有10辆脚车“我需要运动,但又不宜让双脚在爬山中承受过度压力,媳妇就鼓励我跟他们一起骑脚车上山,一样是运动,也会流很多汗。”育有三子一女的郑月珍是个开明的长辈,和孩子媳妇的互动就像朋友,38岁的长子张凯伦、36岁的次子伟伦,以及在新加坡工作的32岁三子嘉伦都已经成家立室,如今一家人,包括24岁的小女儿丽均及媳妇们都是脚车队友,除了郑月珍的老伴张国森。郑月珍说:“他(老公)说还是比较喜欢爬山,暂时还不想参与脚车行。”一家人都是脚车发烧友,家里目前就已经有10辆脚车,郑月珍还指出他们家的车子就因为常运载脚车,所以车身几乎都有被刮花的痕迹。2次赴台参与花东纵骑郑月珍自2008年开始加入儿媳的脚车队后,这7年来,她骑着脚车穿越大街小巷,走过斜坡,骑上山顶,越骑越得心应手,她的兄弟姐妹、堂姐表妹们看着她越骑越勇,也在互相影响下纷纷加入脚车队,还越州骑上金马仑高原、吉打州的日莱峰,即使去新加坡度假,也不忘和住在当地的小儿子及哥哥相约“一骑”。“我的小儿子和媳妇在新加坡也常骑脚车,我哥哥也是,所以去新加坡找他们时,一定也会在新加坡相约骑脚车到处走。”很多脚车发烧友骑到一定的程度时,都会想去台湾作脚车旅行,因脚车运动在台湾已经相当成熟,还有旅行社是专门承接脚车旅行团。郑月珍的台湾第一次脚车旅行也是由二儿子安排,而且还连续两年参加了当地的“花东纵骑”。本地车猛按车笛骑得心慌“我第一次参与`花东纵骑’是在2013年,第二次是去年2014年,连续两年都是在11月出发,第一次是由台东骑到花莲,为期三天,全程约210公里。第二次是从花莲骑到台东,只是这次我们途经太鲁阁,在那里爬山过一夜,所以共有4天骑程。”11月的台湾是冬季,天气凉快,虽然也遇到下雨天,但郑月珍在那里骑得非常舒畅,再加上当地的开车文化良好,一路上不论是罗里、巴士或轿车都会自动让路给脚车队,亦不会不耐烦的对脚车骑士按车笛,让他们一行人都骑得非常安心又痛快。她说,在本地骑脚车经常会被车辆猛按车笛,让她骑得心惊胆跳,不过这种事在台湾不会发生,当地的开车人士对脚车骑士都高度展现让路精神,不只听不见烦躁的车笛声,看见脚车队也都会自动放慢车速或停下来让路。“我们的公路车辆太多了,平时车子、罗里和摩多都已经互不相让了,更何况是对脚车!所以在这里我比较喜欢骑山路,山路沿途也有好风景,一路上有花草树木,温度比较低,骑山路反而会更自在。”从跌倒中吸取经验哪个新手上路从没有摔跤或受伤的记录?对郑月珍而言,会受伤是骑车过程中难免的意外,只是骑者要从跌倒中吸取经验,避免下次再犯。在受伤事故中,其中有两次导致郑月珍的伤势不轻,惊吓度可达满分!爬山杖误触蜂巢遭螫“多年前去爬山时,山路杂草丛生,我手持的爬山杖误碰到蜂巢,结果蜜蜂蜂涌而上,几个当时向我伸出援手的爬山友也不幸中招,那次被蜂螫,全身多处红肿。痛到自己都不知道哪里痛哪里是不痛的!”她骑脚车受的伤听起来更令人心生寒意。那是一次骑上山的途中,连人带车失控摔了一大跤,结果右脸颊刚好击中脚车把手,导致颊骨碎裂,满脸是血,送院急救时,医生还在其脸颊内置入铁片,如今表面上看来无恙,但她说嘴唇上方有时候还会感觉麻麻的。这两次的运动意外并没有把郑月珍吓退,她豁达的认为这纯属意外,而意外是防不胜防的,就提醒自己以后路过事发地方时要加倍小心注意。边骑边为孤儿院筹款已经是五个孙子的祖母,每天穿着一身奇炫的紧身骑行套装上路可曾引人注目?郑月珍笑言孙子早已习惯了她的这身装扮,倒是觉得人人都这样穿不足为奇,如果自己不穿才更显另类。穿骑行套装有保护作用“其实骑脚车还是要穿骑行套装比较好,一来是布质和设计不会让你觉得热,还具有保护作用。虽然一开始也对贴身的套装感觉不习惯,但骑久了就会明白穿上套装是必要的。”现在的她有十几件骑行套装,大部份是在报名参加脚车行时主办单位提供的。最近一次她也参加了SGAGT脚车队主办的脚车慈善行,66公里的半岛骑,成功为孤儿院筹获逾3000令吉。郑月珍现在一星期至少有三天会骑脚车,也有很多亲戚都是脚车队友,每次说要组团出发,都会一呼百应,总是热热闹闹、浩浩蕩蕩的一群人,不愁路上孤单。/副刊‧报道:黄碧丝‧2015.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