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天有路:Daniel Golden谈川普女婿如何以平庸的成

收藏:691

登天有路:Daniel Golden谈川普女婿如何以平庸的成 

  2007年美国记者丹尼尔‧戈登(Daniel Golden)出版的着作《入学许可的代价:美国统治阶级如何购入明星大学门票,谁又被抛弃在外》(The Price of Admission)揭开了美国高等教育的骯髒秘密:富人运用巨额捐赠(且可抵税)的方式,为子女购买明星大学的门票。

  近日,戈登特别谈到了即将成为总统幕僚的川普女婿贾里德‧库许纳(Jared Kushner)案例。其父亲纽泽西州房地产开发商查尔斯‧库许纳(Charles Kushner)向哈佛大学认捐了250万美元的没多久后,长子贾里德也顺利被哈佛大学录取。当时常春藤盟校的录取率约为11%,而现在仅只有5%。

  所以,贾里德是个成绩优异的学生吗?

登天有路:Daniel Golden谈川普女婿如何以平庸的成

  并非如此。根据贾里德就读的弗里斯高中(Frisch school)行政管理人员形容,他是个「平庸且称不上顶尖」的学生,并对哈佛大学的决定表示失望:「所有行政办公室的职员,都不认为他够资格进入哈佛大学。他的GPA不符合资格,SAT分数也未达标準。我们都以为这件事不会发生,但贾里德却录取了哈佛。这让人非常失望,当时还有其他更优秀的学生应该被哈佛录取,但最后却没有。」

  当然,腰缠万贯的企业巨头们并不会公开承认这一点。库许纳公司的发言人就出面否认「查尔斯向哈佛捐赠与贾里德录取有关」的说法,并宣称:「查尔斯是个非常慷慨的人,他向大学、医院和其他慈善机构共捐赠了一亿多美元。而贾里德在高中时期就已经是名优秀的学生,在哈佛也优异地以荣誉学士学位毕业。」但其实与贾里德都在2003年毕业的同班同学中,有九成都以荣誉学士学位毕业。

  戈登最初开始研究哈佛与捐赠者之间的关係,是由于有人给了他一份期待已久的文件:哈佛大学资源委员会的成员名单。哈佛透过让巨额捐赠者或潜在捐赠者加入委员会,并定期邀请他们至校园参加酒会、餐会和杰出教授讲座等方式,来争取各式各样的大笔捐赠,该委员会由超过四百人所组成。

  这份名单让戈登想釐清究竟有多少美国企业财团巨头的后代,包含石油大亨、基金经理、律师、高科技产业顾问和富人,最后顺利进入了哈佛大学。而不成比例的数量,显示出明星大学确实为富二代放宽了标準。

登天有路:Daniel Golden谈川普女婿如何以平庸的成

  戈登仔细检阅了名单,毫不意外地看见了查尔斯及妻子塞萝的名字。与大多数委员会成员不同的地方在于:查尔斯毕业于纽约大学,并非是哈佛校友。撇开了「回馈母校」的感性理由后,留下另一个可能解释:为了孩子。事实也证明,查尔斯的两个儿子贾里德与约书亚后来都从哈佛毕业。

  戈登还指出库许纳家族与哈佛大学之间的微妙关係。一般来说,明星大学会用发布新闻稿,公开向捐赠者致谢的典型筹款策略;但戈登搜寻后却完全找不到这类消息,哈佛似乎不愿意与查尔斯连结在一起。

  直到后来查尔斯因瞒税、骚扰证人、非法政治捐献等罪名被联邦调阅慈善捐赠纪录后,戈登才得以查到详细资料:1998年当贾里德还就读于弗里斯高中,并準备开始找大学时,查尔斯「刚好」向哈佛大学以每年分期付款25万美元的方式,共认捐了250万美元。除此之外,查尔斯还以讨论中低收入户学生的奖学金计划为由,亲自与时任哈佛大学校长尼尔‧陆登庭(Neil Rudenstine)会面。没多久后,贾里德也恰巧地被哈佛大学录取。

  在分析整份名单后,戈登证实了他的「只要你够有钱,再平庸也能读顶尖大学」理论:包含没有子女或年龄太小而未能读大学的子女都算进去,由四百多名企业大亨所组成的委员会,超过一半的成员有至少一名子女顺利进入哈佛大学就读。

参考报导:Guardian

图片出处:Variety、Gawker、Forb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