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是上帝给的恩典

收藏:834

贵恆的小儿子久宁四岁时,正上幼稚园,常常喊渴,喝水竟然止不了渴;常常喊累,睡醒了还是一样没精神,贵恆以为,「是久宁不想上幼稚园的抗拒反应!」由于久宁急速消瘦,就紧急到医院就诊,没想到医院却开了张「病危通知」,医院告诉贵恆,久宁严重酮酸中毒,也就是久宁罹患了第一型糖尿病症。

病痛是上帝给的恩典

第一型糖尿病患者自体本身无法正常释放胰岛素平衡身体的糖分,一旦胰岛素控制不当,血糖过高变成酮酸中毒,会休克致死,血糖过低,也会休克昏迷,同样有生命危险。要控制血糖维持稳定状态,只有定时打针,打针前也要扎针挤出米粒大小的血液,测血糖指数。

小小心灵蒙上扎针阴影

几年下来,久宁的妈妈聆智担心孩子安危,扮演着久宁的健康守护者,天天定时照护,从不间断,不管在外工作多幺忙碌,打针时间将到,就必须赶紧结束所有的事情,奔忙回家帮助久宁扎针、打针。扎针、打针,之前聆智一定带着久宁或祷告、或听音乐、或安慰、或轻抚、或鼓舞,为的就是帮助久宁度过扎针、打针的恐惧、害怕。久宁刚住院时,隔壁病床也是第一型糖尿病患者,当时这位小哥哥才读五年级,对着小小年纪的久宁说,「你看,我都自己扎针、打针,不会痛的!」久宁知道扎针、打针不怎幺会痛,问题是莫名的害怕在内心环绕,久宁觉得,「往自己身上刺,伤害自己的行为,就像日本人切腹自杀一样恐怖!」原本设定和那位勇敢的小哥哥一样,五年级时就学会自己扎针、打针,如今,久宁已经六年级了还是不能突破。

有一次,全家人外出逛街,也许走久了,运动量比平常多了些,久宁忽然脸色不对,明显的有血糖过低症状。贵恆立即招计程车赶紧回家,在车上贵恆、聆智及久宁姊姊久安讨论一抵家门时要如何开门,如何拿身上的东西,如何杯付好让久宁能以最快速的方式平安抵家休息,就在快抵达家门前还差一个巷子,久宁说:「他撑不下去了!」贵恆紧急要司机在便利商店门口暂停车,以最快的速度,买了方糖,让气息餧虚的久宁吞下。到了家门,贵恆毫不犹豫得背着久宁奔跑上楼,半昏睡状态的久宁,微弱的声息对贵恆说,「谢谢你们这幺照顾我……谢谢你们这幺爱我!」贵恆心里淌着涌不出的泪水,哽咽的说,「孩子,我们永远都爱你呀!」

勇敢扎针小斗士

经过这次的意外,让聆智更放不下心,「放下心,是一门难学的功课,也是矛盾的情结!」再过一两个月学校就要举办毕业旅行,贵恆对久宁说,「你会离家一个人过夜,爸妈不能陪着你帮你打针,所以你要学习自己扎针量血糖,再用笔针打胰岛素!」久宁望着贵恆,好像已经抛却日本人切腹的阴影,自信的点点头。贵恆继续对久宁说,「爸爸会帮你準备手机,有问题随时联络!要记得,独立之后,才能拥有更自由的生活!」

病痛是上帝给的恩典

事实上,长久以来的扎针、打针,让久宁比同学更能面对学校打预防针的恐惧,贵恆也藉机会告诉久宁,「经历病痛的孩子,能体会别人不能体会的病痛。」这两年,久宁学会扑克牌魔术戏法,贵恆告诉久宁,「你知道那些孩子的痛,有机会我们回到马偕医院儿童病房变魔术给孩子们看,安慰他们。」久宁点点头说,「OK!」

久宁一出生,就被医院检查出有「蚕豆症」,又是过敏体质,也有异位性皮肤炎,4岁罹患第一型糖尿,11岁又被检查出胃溃疡,住院治疗。久宁的成长过程,背负麻烦的繁琐的打针、扎针,常要住院治疗,不能和一般孩子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曾经抱怨「怎幺生了这种烂病!」,几年下来久宁发现抱怨不能解决困扰,现在已经学会和身体的疾病和平相处。

最近,久宁升上六年级,贵恆在父子的心灵对话中说道,「病痛是上帝给的恩典,期望久宁不要白白得病。」凡事有上帝的美意是贵恆和聆智共同的信念,久宁病痛历程,贵恆和聆智用心帮助、精心陪伴,让久宁深信,家人当中谁有难处,一起承担之后,苦难终究会变成甘甜。

病痛是上帝给的恩典《小羊妈妈》使徒出版社201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