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邓文聪拖垮长鸿营造这笔烂帐,十余亿元凭空蒸发

收藏:324

揭密!邓文聪拖垮长鸿营造这笔烂帐,十余亿元凭空蒸发

长鸿营造跳票风波愈演愈烈,涉嫌掏空幸福人寿的邓文聪入主 5 年间,究竟做了什幺事? 让一家坐拥百亿工程案量的营造大厂竟然落得跳票连连,财务体质如此不堪一击!

涉嫌掏空幸福人寿的亿大集团董事长邓文聪,入主 5 年打造出来的长鸿营造百亿工程王国,自从 10 月 1 日首度发布跳票讯息后短短 1 个月内,累积跳票 527 张、总金额超过 2.6 亿元,冲击遍及全台的工地,合计有上百家承包商因而身陷倒闭危机;与此同时,还有多达 7,836 名个人股东手中原本每股还有约 5 到 6 元价值的股票,也一口气跌到只剩约 0.6 元;更惨的是,在银行紧缩银根与柜买中心开铡、要求 11 月底停止交易的下柜极刑处置下,未来恐怕全都难逃股票变壁纸的悲惨命运!

从最新的财报资料来看,长鸿营造这场大崩坏早从 1 年前就已有徵兆,尤其今年初,原本负责稽核长鸿营造财务的霈昇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主动提出解约,更是一大警讯,这也导致 2014 年第四季财报与年报难产,虽然长鸿营造直到 4 月初才用 250 万元的公审行情,找到广信益群会计师事务所接手处理,但即使换了会计师事务所,这一份迟来的财报,却仍让邓文聪长年粉饰太平的财务真相,完全洩了底。

会计师年初解约
迟来的财报,让真相见光

表面上,长鸿营造 2009 年每股亏损达 9.74 元的营运窘境,看似随着 2010 年 3 月,邓文聪团队挟带幸福人寿资金优势入主后全面改观;不但首年就转亏为盈,之后还陆续拿下屏东县水族研发出口中心、高雄市轻轨捷运、云林县高铁站、新北市三峡北大安置住宅、台北市北投士林科技园区一期及专案住宅案、潮州慈济静思堂新建工程、基隆火车站更新工程及花莲东华大学同仁安居住宅等,全台合计高达 124 亿元的工程案量,让人对新长鸿营造的营运能力完全改观。

此外,长鸿并自 2012 年起陆续拿到工安创意奖、金路杰出工程类第一名、优良营造类评鉴合格、公共工程金质奖、公共工程品质优良奖、职业安全卫生优良公共工程及人员选拔的工程类 A 组与人员类两项优等奖,众多营造大奖肯定,加上此后每年都缴出每股税后纯益 0.1 元以上的好成绩,这一连串精采的包装,几乎让所有人都误以为这家营造大厂体质,早已脱胎换骨。

即使自 2014 年 8 月之后,随着邓文聪幸福人寿掏空案情节节升高,长鸿营运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例如,长鸿营造处分八五大楼产权的获利,延宕 9 个月多后终于全部到位,2014 年前三季累积每股盈余已达 0.64 元;加上同年 9 月 24 日,董事会还决议以 5.45 亿元的价格处分歌林购物中心工程款债权,估算未来还有多达 1.42 亿元的处分利益会进帐,在各工地营运毫无异常的状况,让投资人相信长鸿营造可望创下邓文聪接手以来获利新高的假象。

借钱图利自家人,靠工程奖周转资金

然而,最终出炉的 2014 年年报却是猪羊大变色,一季之差,原本 9 月还有多达 3 亿多元的保留盈余,到了年底却变成近 7 亿元的赤字,将近 15 亿元的非流动资产也凭空消失近 10 亿元,规模只剩不到 6 亿元,累计亏损一口气就冲破 8.26 亿元,几乎赔掉半个以上的资本额,每股税后纯益(EPS)因此变成超难堪的 -5.8 元,这些在今年 6 月长鸿股东会资料中完全缺席的吓人数字,恐怕就是一举还原长鸿近年财务真相的痛苦结果,跳票无疑已是必然下场。

券商研究员指出,熟知长鸿状况的大户,多数都赶在去年 9 月利多发布的时机倒货给散户,原本乏人问津的长鸿股票,因此在短短一週内爆出超过 9,000 张的交易量,但进场承接的投资人全被套牢,损失惨重。此外,首次合作就被跳票上千万元、承揽长鸿营造的高雄轻轨土建工程的卢姓包商也表达承包商心声说,「谁知道与这样一家有政府许多奖项肯定的上市柜公司合作,结果竟然会变成这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正是长鸿营造易主之后的新团队,以 3 个偷天换日的危险经营手法,才导致财务体质脆弱到如此不堪一击的结果。

首先是大玩借钱图利自家人的金钱游戏。2010 年年初,长鸿营造帐上现金仅剩 6,500 万元,邓文聪妻子张淑娟以大股东身分入主后,帮长鸿争取到的最重要救命钱,就是 2011 年向银行团签约借到的 14.66 亿元联贷金额;但就在同一年,邓文聪团队却也分别借出 4 亿元、2 亿元给涉入幸福人寿掏空案的富创公司,与长鸿营造子公司明新工程董事陈文正担任董事长的创惠公司,同时还出资 3.87 亿元配合邓文聪的亿大集团抢标八五大楼不良债权,真正能回归本业经营的资金几乎所剩无几,资金吃紧的状况自然无解。到了 2012 年初,虽然帐上现金扩大到 3.7 亿元,但推估的全年现金流出仍高达 4.9 亿元,入不敷出的情况到了 2013 年初更严重,帐上现金更只剩下 6,200 万元。

不仅如此,长鸿营造甚至还出面帮业主向银行借钱标案,根据年报资料,2012 年长鸿营造因为业主──东午建设融资不易,在对方提供担保品,由长鸿营造出面标得约 9.9 亿元工程案量的花莲东华大学同仁安居住宅案,之后再向银行融资借钱给东午建设来支付工程款给自己,正因为这种种不正常的财务操作,才会在 4 月被检调锁定为调查标的。

第二则是靠得奖优惠,抢标公共工程。一位老字号营造厂董事长指出,长鸿营造在 2012 年拿到的金路奖杰出工程类第一名与内政部优良营造业评鉴合格两大奖,就有参与政府机关採购时,押标金、履约保证金、保固保证金缴纳与工程期间扣留的保留款可减收 50% 的优惠但书,虽然本意是为了鼓励优良厂商,但只要一半成本就能进场,却也是让财务吃紧的业者抢标公共工程的一大经营巧门。

低价抢标,用 25 亿抢 45 亿工程

从时间点来看,长鸿取得投标优惠后接连进场抢到包括高雄市轻轨捷运、新北市三峡北大安置住宅与云林县高铁站 3 个捲入跳票风波的公共工程,这其实也是当前受到跳票冲击最大的指标工地。

最后则是用夸张的低价抢标。近日忙着帮北投士林科技园区拆迁户发声的台北市议员林世宗办公室主任高富菁透露,长鸿营造在 2012 年 7 月得标的台北市北投士林科技园区专案住宅工程,原本北市府是编列约 45 亿元兴建,但长鸿营造却以夸张的 25 亿元低价抢标成功,这种完全不符合成本的行情,让她直言,「一看到就知道会出事,真盖下去一定变成烂尾楼!」

同业指出,长鸿营造之所以不惜低价抢标的重要原因,就在于有工程合约为担保品就可以向银行借得工程款约 3 成的资金应急。

这样一家从头到尾全靠举债过日的公司,说穿了,全靠高度的债务槓桿在周转支撑,如今随着长鸿营造被疑似掏空的手法曝光后自然应声崩盘,只可惜在缺乏政府居中有效把关的机制下,让许多无辜的投资人,与中、下游承包商都受到拖累陪葬。